<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政治學
      劉意 鐘德濤: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創新發展及基本經驗
      2019年05月21日 10:51 來源:《黨政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劉意 鐘德濤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建設成績斐然,實現了其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和機制創新。考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創新發展,其基本經驗有:一是中國共產黨引領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發展方向;二是各民主黨派推動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優勢發揮;三是杜絕照搬照抄,要堅持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特色;四是堅持和完善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亟需有中國智慧。

        〔關鍵詞〕改革開放;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中國共產黨;參政黨

        〔中圖分類號〕D621〔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8048-(2019)03-0081-09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黨制度的創新發展及基本經驗研究”(18BDJ004)

        〔作者簡介〕劉意,南方醫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博士,廣東廣州510515; 鐘德濤,華中師范大學中共黨史研究室教授,博士生導師,湖北武漢430079。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以其鮮明的中國特色、獨特的效能優勢和強大的生命力,已與舊式政黨制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被習近平總書記稱為“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改革開放40年波瀾壯闊,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建設成就舉世矚目。正值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梳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和機制創新,提煉其創新發展的基本經驗,無疑對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建設有著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一、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來之不易,是在突破重重舊有觀念束縛和糾正認識偏差錯誤的過程中產生,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得到不斷豐富發展。理論創新之所以能稱為創新,是因為它突破了之前的瓶頸制約,對困擾人們頭腦中的疑惑有全新的解答,是因為它排除干擾、詆毀的阻力,站立在一定高度給人們的行動以符合規律的指導;是因為它應對危機、責難的局勢,以對事物發展規律有充分認識來牢固掌握話語權。自新中國成立以來至改革開放前后,對各民主黨派的認識有所爭議,也有來自外界的干擾和詆毀甚至有過危機與責難,從而成為制約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理論創新的重要瓶頸。而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往往是伴隨著對民主黨派的認識水平不斷提高而產生的。

        破舊立新,在突破驕傲、偏激的認識中實現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建國初期,毛澤東批評“一根頭發的功勞”的觀點,強調“民主黨派和民主人士是聯系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從他們背后聯系看,就不是一根頭發,而是一把頭發,就不可藐視”。〔1〕 1956年4月25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論十大關系》重要講話,就黨與非黨關系問題實現了重大理論創新,提出了“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八字方針,解決了“要不要民主黨派”這一重大理論問題。改革開放初期,針對黨內不重視統戰工作,不少地方不相信民主黨派和黨外人士,搞“清一色”等現象,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在第十五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澄清在統一戰線問題上的錯誤認識,進一步清除“左”的思想的干擾。1982 年,黨的十二大報告中將多黨合作的“八字方針”發展為“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十六字方針”,解決了“如何對待民主黨派”這一重大理論問題。黨的十三大后,黨的政治報告及有關文件去掉了“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 “下”字,這一調整強調平等協商的政治聯盟關系和中國共產黨對各民主黨派政治上的承認和尊重,解決了“民主黨派地位如何”的重要理論問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改革開放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2〕改革開放這一場革命,在一步步把驕傲和偏見掃除,讓中國共產黨充分認識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艱巨,為開辟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理論創新之路提供了動力。

        立意高遠,在排除干擾、詆毀的阻力中實現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中共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與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一起,創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這絕不是權宜之計,“這對于我們黨,對于社會主義事業是有益無害的。”〔3〕如果說改革開放前中國共產黨還糾結在“要不要民主黨派”,以及改革開放初期思考“如何對待民主黨派”和“民主黨派地位如何”等問題,那么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中國共產黨人不斷對這些問題進行了科學解答后,必然要涉及到新型政黨制度自身的定位問題。要把新型政黨制度從干擾、詆毀的阻力中解放出來,置于顯著而重要的位置,這是實現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理論創新必須面對的問題。1989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印發《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意見》,正式把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列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1992年,黨的十四大將“堅持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正式寫入了黨章。1993年8月,全國人大八屆一次會議把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正式寫入憲法。2005年2月18日,中共中央頒布《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明確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重要內容。改革開放為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發揮其自身優勢提供了平臺,從列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到寫入黨章、憲法,以及作為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重要內容,無不突顯中國共產黨人對堅持和完善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執著追求,高瞻遠矚的定位為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提供了目標指引。

        接力探索,在應對危機、責難的局勢中實現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改革開放敞開了中國的國門,不僅使人們的物質生活更加富足,而且也讓人們受到各種思潮的影響。國外敵對勢力宣傳西方政黨制度的優越的同時借機詆毀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以達到顛覆我國國家政權,否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的目的。時代發展要求必須對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以及優勢和特點等問題進行系統科學的解答。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箭在弦上,中國共產黨人對此進行接力探索。鄧小平曾指出:“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實行多黨派的合作,是由我國具體歷史條件和現實條件所決定的,也是我國政治制度中的一個特點和優點。”〔4〕2000年12月,江澤民在第十九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提出衡量中國的政治制度和政黨制度的四條標準,即一是看能否促進社會生產力的持續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二是看能否實現和發展人民民主,增強黨和國家的活力,保持和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特點與優勢;三是看能否保持國家政局的穩定和社會安定團結;四是看能否實現和維護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5〕2007年公布的《中國的政黨制度》白皮書總結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價值和功能,主要有“政治參與、利益表達、社會整合、民主監督和維護穩定”。〔6〕2018年3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看望了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的民盟、致公黨、無黨派人士、僑聯界委員,并在聯組會上的講話中對新型政黨制度與舊式政黨制度進行比較,科學系統地闡明其特點和優勢。他指出,新型政黨制度新就新在它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能夠真實、廣泛、持久代表和實現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國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代表少數人、少數利益集團的弊端;新就新在它把各個政黨和無黨派人士緊密團結起來、為共同目標而奮斗,有效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輪流坐莊、惡性競爭的弊端;新就新在它通過制度化、程序化、規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種意見和建議、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囿于黨派利益、階級利益、區域和集團利益決策施政導致社會撕裂的弊端。〔7〕改革開放給了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中國實現跨越發展的大環境,同時也鍛造了中國共產黨人應對危機和責難的本領,這種本領之一就是不斷推進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創新。

      作者簡介

      姓名:劉意 鐘德濤 工作單位:南方醫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華中師范大學中共黨史研究室

      職稱:副教授;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