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智庫 >> 全球經濟
      “中國制造”如何實現突圍
      2019年09月04日 16:59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郝鳳霞 字號
      關鍵詞:中國制造;結業乘數效應;全球產業價值鏈;高質量發展

      內容摘要:近年來,美國、德國、日本、英國等紛紛發布新的工業規劃、實施“再工業化”戰略,加大力度推動制造業發展。對中國來講,面對國內外形勢的變化,原有資源推動型或投資推動型發展模式遇到很大挑戰,如何實現突圍、邁向更高質量發展呢?

      關鍵詞:中國制造;結業乘數效應;全球產業價值鏈;高質量發展

      作者簡介:

        近年來,美國、德國、日本、英國等紛紛發布新的工業規劃、實施“再工業化”戰略,加大力度推動制造業發展。對中國來講,面對國內外形勢的變化,原有資源推動型或投資推動型發展模式遇到很大挑戰,如何實現突圍、邁向更高質量發展呢?

        帶來就業乘數效應

        制造業發展是經濟結構轉型的基礎。制造企業競爭力越強,組織資源能力越強,企業的服務產出效率越高。

        同時,制造業發展有著顯著的就業乘數效應。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在全球制造業增加值所占份額僅為2.7%;2000年后急劇增加,到2016年占到1/4以上,同期制造業的就業人數從4000多萬人增加到8000多萬人。

        研究表明,制造業每創造10個工作崗位,就會產生4個新的工作崗位。當然,乘數效應的大小因不同行業、不同區域、不同發展階段而異。

        制造業是新創企業、服務業產生與成長的根基。生產力的提高來自于兩種機制,一是現有企業的內部重組和業績改善,二是優秀企業取代低效率的現有企業。經濟增長的動力源泉來自于市場競爭,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制造業,新創制造業企業將無從產生。服務業也是如此,服務業在發達國家的經濟結構中占很大比重,但這是以發達的制造業為支撐才得以實現的。發達國家提出的知識經濟,也以各國擁有強大的制造業基礎為后盾。

        微笑曲線越來越陡峭

        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不是在封閉環境下進行的,需要關注全球產業價值鏈的變化。過去10年,全球產業價值鏈出現了一些關鍵性變化:

        全球價值鏈貿易密度在降低。貿易密度指的是出口占產出的比率。過去10年,產品的跨境流動在減少,從原來的28.1%降低到22.5%,貿易增長的速度在減緩。越來越多的新興國家隨著人均收入的增長,本土消費量和消費水平在增加,消費了更多自己生產的產品。終端市場的轉移為中國企業帶來機遇,可以致力于開發更多面向國內市場的設計和品牌。

        服務貿易的增加值在增長。過去10年,服務業貿易增長速度加快,知識產權、電信、IT等行業的增長更是產品行業的2至3倍。盡管傳統貿易統計中服務業遭到嚴重忽視,但服務業貿易創造了產品貿易中的1/3增加值,且研發、工程、銷售、市場、金融和人力資源等都可能形成產品走向市場,產品貿易和服務貿易中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知識密集程度越來越高,傳統的微笑曲線變得越來越陡峭,不同環節之間的附加值鴻溝在加大。研發、品牌、軟件、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在全球產業價值鏈中所占價值在增加,價值創造正在向兩端轉移:一個是轉向上游活動,如研發和研發設計;一個是轉向下游活動,如營銷和售后服務。

        根據世界投入產出表,勞動密集型產品制造業從2005年的55%降至2017年的43%。一方面是因為發展中國家工資上漲,另一方面是因為自動化和人工智能使用的趨勢。由此,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轉變為資本密集型制造業。而全球價值鏈上無形資產所占附加值從原來的5%左右增加到13%,這種轉變對發展中國家制造業參與全球價值鏈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

        不能單純依靠低工資戰略

        隨著貿易全球化和生產分工專業化,越來越多的國家參與垂直分工體系,但發達國家仍然占據價值鏈高端。對“中國制造”而言,發展策略應針對性地做出相應調整,從更長遠的角度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新動能。

        一是拓展本土和發展中國家市場資源,尋求國內外市場的再平衡。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研究表明,新興市場國家到2025年消費將占全球制造業產品的2/3,比較集中地體現在汽車、建筑、機械、奢侈品等領域。中國可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利用比較優勢形成區域分工體系,實現在某些行業產業價值鏈的主導能力。同時,減少國內交易成本,發揮本土市場資源。

        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也為世界各國提供了巨大的市場。1995年,發達經濟體僅向中國出口3%的產品;2017年,增長為12%。德國、美國、日本等國家生產的汽車,有近一半的銷量發生在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

        二是通過服務化捕獲更多增加值。

        不管軟件設計、知識產權還是銷售,制造業中的價值越來越多地來自于服務。由此,銷售周期縮短,邊際收益增加,與消費者更多的互動可以帶來更好的設計理念。同時,商業模式從銷售產品轉向提供服務,或者從賣軟件轉為數據分析,通過深入洞見客戶需求,提供基于服務的產品。

        三是提高“中國制造”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垂直整合度。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發展出了較完善的本地價值鏈和垂直整合的行業格局,本土企業不斷進軍新的細分市場。在新建先進工業產能的同時,中國也在穩步推進工業現代化進程,淘汰老舊工廠。

        原先,受益于低工資水平,追求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公司將工廠向新興經濟體遷移。但在要素稟賦結構發生變化之時,德國、美國等發達國家開啟制造業復興之路。雙重壓力下,“中國制造”將不能單純依靠低工資戰略。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必由之路。

        在這方面,國外早有先例。二戰結束后到20世紀70年代,德國作為歐洲主要的制造業強國,大量生產各類工業制成品。20世紀80年代開始,德國的制造業面臨新的挑戰。這一時期,亞洲勞動力成本低的優勢明顯,日本、韓國的產品質量優良,德國制造業與之相比并不具有性能和價格方面的優勢。

        于是,德國根據自己在技術方面領先的優勢調整產業結構,通過制定產業政策鞏固研發能力,從而在耐用資本品的生產上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如機械產品、大型醫療設備、電機和電氣產品等。與此同時,放棄一些逐漸缺乏競爭優勢的制造產業,如家用消費電子產品、紡織品等。可以看出,德國制造業的結構一直在發生變化,但始終不變的是打造競爭優勢。

        四是鼓勵技術密集型新創企業成長。

        每個新創企業代表一個額外的競爭者進入市場,高水平的初創企業會直接威脅現有企業的主導地位。從產出市場來講,市場競爭強度與經濟績效之間存在正相關;從投入要素來講,新創企業需要資源,并為勞動力和土地資源等投入創造產生額外需求。這種額外需求會對已有企業的盈利能力構成威脅。為保持盈利能力,企業需通過提高生產力來彌補更高的投入成本。由此,新創企業可以有力地促進所在區域的經濟增長。

        (作者單位: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郝鳳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