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宗教學
      竺道生被擯之因
      2019年05月14日 11:0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生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劉宋僧人竺道生被擯之事,是中國佛教發展史上一起著名的佛教內部紛爭。事情起因是道生孤明先發,主張一闡提可以成佛,此論引起了建康僧團內“舊學”僧人的嚴重不滿。當時,建康城內高僧云集,而竺道生與哪些“舊學”僧人發生沖突,《高僧傳》并沒有明確記載。然唐代道暹《涅槃經玄義文句》中說有一位智勝法師,主講法顯所譯的六卷本《泥洹經》,認為一闡提不能成佛,與道生之說相左。二人為此進行了多次辯論,然皆為道生所屈。智勝惱怒之下遂奏請宋文帝,指責道生違背經典,散布邪說,誤導后學,應擯出都城。“宋主依奏,謫居蘇州唐丘寺。時有五十碩學名僧,從生入山諮受。”從表面上看,在這場紛爭中,同道生直接發生沖突的是僧人智勝,因為后者得到了宋文帝的支持,道生由此被擯出了建康。

        那么智勝是何許人呢?僧傳中沒有他的傳記。據《佛陀什傳》記載,僅知智勝是于闐人,景平元年(423)曾與佛陀什、道生、慧嚴在龍光寺共同譯出《五分律》。由此看來,智勝亦當側身建康高僧之列。雖曰如此,但是其影響顯然是遠不能與道生相比的。道生不僅在長安從學鳩摩羅什時即已聲名顯著,有“神悟”之譽,南歸建康后,更以“法匠”之資入居青園寺,宋文帝對他“深加嘆重”,“王弘、范泰、顏延之,并挹敬風猷,從之問道。”因此,以智勝之力恐怕很難影響到宋文帝,從而撼動道生在建康僧界的地位。

        其實,在道生被擯之事稍前,在建康的政、僧兩界還發生了踞食之爭,有跡象表明,道生亦曾卷入其中。根據《弘明集》中的相關記載,這場爭論主要是在范泰與慧義之間展開的,范泰反對僧人踞食,認為不合禮儀,并多次上表宋文帝請求干預。同時,在建康僧團內部,對此事也有兩種不同態度,慧嚴、道生等所持立場似與范泰同,故為范泰所奧援;而慧義、慧觀則為一派,范泰稱之為“義觀之徒”。這里需要附帶說明的一點是,根據收錄在 《弘明集》中的范泰《與生觀二法師書》及其與宋文帝往來奏詔的內容來看,范泰為尋求聲援而寫的《與生觀二法師書》題名或傳抄有誤,“生觀”應為“生嚴”,指的是道生和慧嚴二人。而踞食之爭的結果,則因宋文帝對范泰的請求不置可否而不了了之。

        由踞食之爭到道生被擯,可以看出,宋文帝的態度對紛爭的最終結果皆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在踞食之爭中,范泰的支持者,政界有王弘、鄭鮮之等當朝公卿,僧界則有慧嚴、道生等影響卓著的高僧。但是,由于宋文帝沒有答應范泰的奏請,范泰最終敗下陣來。而在道生被擯事件中,身份并不顯赫的于闐僧人智勝居然能夠得到宋文帝的支持,將道生擯出建康,這顯然有不合常理之處,背后一定有著其他因素存在。

        在踞食之爭中,范泰所反對的是慧義,而支持慧義的則是慧觀。這兩人與劉宋皇室皆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慧義在劉宋建立之時,因為有獻嵩山金餅、玉璧之瑞的功勞,而為“宋武加接尤重,迄乎踐祚禮遇彌深”。至于慧觀,其在荊州時雖然與宋武帝劉裕的政敵司馬休之交厚,但是劉裕不僅不以為意,而且對他“傾心待接”,“勅與西中郎游”,西中郎即是宋文帝。也就是說,文帝在年少時即與慧觀建立了密切的關系。因此,在踞食之爭中,文帝沒有支持范泰,事情并非出于偶然。

        慧皎可能是出于為僧門諱的目的,故在《高僧傳》中沒有明確記載與道生沖突的僧人究竟是誰。至于道暹所說的與道生多番辯論的智勝,只是一個站在這場紛爭前臺的人,其背后應當有更強大的支持力量。那么,這個支持力量來自于誰呢?最大的可能是來自于道場寺中的慧觀一方。首先,鑒于慧觀與宋文帝的密切關系,若論能夠對宋文帝產生重要影響的僧界人物,則首推慧觀。其次,此次佛教內部紛爭起因于佛教義理的分歧。而分歧的焦點不僅僅在于一闡提成佛問題,還包括頓悟與漸悟之別等諸多問題。湯用彤說道:“生公唱頓悟義,康樂演述之,事在永初三年七月至景平元年秋……當時已顯分兩派。持漸悟者,首稱慧觀”,“反對頓悟之名僧,首稱慧觀。”也就是說,在道生被擯前的頓漸之爭中,“守文之徒多生嫌嫉,與奪之聲紛然競起”,慧觀與道生可能就已經互生嫌隙了。

        至于直接導致道生被擯的一闡提成佛問題,慧觀究竟是何主張,其本傳中并沒有記載,但以情理度之,慧觀與道生的主張很難說是一致的。在先前的頓漸爭論中,慧觀即是“守文之徒”的為首者,那么他拋開六卷本的《泥洹經》而贊同道生之說的可能性極小。其實,六卷本的《泥洹經》與慧觀還有另一層關系,該經是法顯與慧觀之師佛陀跋陀羅共同翻譯的。其時,法顯已經圓寂,佛陀跋陀羅尚在,而慧觀即是其最重要的弟子。佛陀跋陀羅在長安被擯出之后,慧觀始終陪侍左右,一同南下,可見師徒二人關系之緊密。對于其師所譯之《泥洹經》,慧觀出于維護之心,定然不滿于道生的“曲解”。如此,在一闡提成佛問題上,慧觀之主張一定是與道生相對立的。既如此,以慧觀與宋文帝的密切關系,爭取文帝支持智勝,主張將道生擯出建康,亦是情理中事。

        在中國佛教發展史上,佛教除了與道教、儒家紛爭不斷外,其內部各種爭斗也可謂屢見不鮮。如晉宋之際即有兩起著名的佛教內部之爭,一起發生在后秦長安鳩摩羅什僧團與佛陀跋陀羅僧團之間,另一起即是前文所述之道生被擯。這兩起事件一北一南,前后時間亦相隔無幾,不僅在當時佛教界引起了很大震動,而且也對中國佛教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而從這兩起事件中的人物關系來看,竺道生是鳩摩羅什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慧觀則是佛陀跋陀羅最親密的弟子。那么道生被擯,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視為前述紛爭的一種延續。

        (作者單位:南京曉莊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李生峰 工作單位:南京曉莊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