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文聯
      “這一個”娘親真實而偉大 ——上黨梆子現代戲《太行娘親》演繹母親博大情懷
      2019年05月21日 09:25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丹蒲 字號
      關鍵詞:棒子劇;抗日戰爭時期;地方戲

      內容摘要:月10日,山西武鄉八路軍太行紀念館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關鍵詞:棒子劇;抗日戰爭時期;地方戲

      作者簡介:

          4月10日,山西武鄉八路軍太行紀念館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們就是山西省晉城市上黨梆子劇院《太行娘親》劇組的全體演職人員。此次參觀,決非一般意義上的走走看看,他們是用“心”來觸摸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人和事、精神和魂魄的。因為他們剛剛創編了一臺上黨梆子現代戲《太行娘親》,講述八路軍與老百姓的故事。《太行娘親》日前在北京、上海等地演出,引起了巨大反響。為了使該劇更上一層樓,向著更高的目標沖刺,團長陳素琴帶著演職人員來到了這里。

        在武鄉八路軍太行紀念館,講解員講述了武鄉縣下北漳村太行奶娘高煥蓮的故事。1940年,八路軍魯藝木刻廠廠長彥涵即將去西安送密信,妻子白炎也要隨軍轉移去做宣傳。然而兒子剛剛滿月,誰能哺育嗷嗷待哺的小白樺呢?就在此時,一位三十出頭的大嫂高煥蓮,一把接過八路軍的后代說:“俺還有奶水,俺能養他,你們放心去打日本,啥時回來啥時接走。”在艱苦的歲月里,高煥蓮死里逃生,用生命一直守護著八路軍的孩子,直到孩子4歲時被部隊來的人接走。當時高煥蓮就癱坐在路邊的大石頭上,呼天喊地哭開了,離別時寸斷肝腸,孩兒幾回夢中哭醒喊著奶娘,奶娘也常常垂淚獨自在村口遠望。聽完這段講解,大家哽咽不止,淚流滿面。

        《太行娘親》中那個趙氏,那個抱著自己的孫子一起跳井,最后被日本鬼子生生活埋的“娘親”,是又一個高煥蓮,是無數高煥蓮中真實的一個。

        堅忍和堅守——太行山人不變的情懷

        在中共山西省委宣傳部傾心指導、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廳的鼎力支持下,由中共晉城市委宣傳部精心打造、晉城市文化和旅游局的支持和幫助,晉城市上黨梆子劇院全院演職人員發揚“工匠精神”,反復修改、打磨,最終創作出廣受好評的愛國主義精品力作——上黨梆子現代戲《太行娘親》,將代表山西省參加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

        上黨梆子《太行娘親》是2017年的新創劇目,講述了發生在抗日戰爭時期,婆媳兩代太行母親舍棄親生骨肉,救護八路軍后代的感人故事。從首演至今,先后在北京、上海、太原等地演出100多場,無論是在國家大劇院、央視大舞臺、還是鄉間戲臺,從觀眾的掌聲和評價中就能看出這是一臺接地氣、受歡迎的好戲,同時,還得到了業界專家的認可和肯定。2018年初,《太行娘親》片段參演CCTV新年戲曲晚會,演出后,這部題材新穎的原創劇目受到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先后入選2018年度全國舞臺藝術重點創作劇目名錄和2018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重點扶持劇目。隨后,《太行娘親》受邀在國家大劇院連演兩場,并于2018年11月登上了第二十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的舞臺。今年3月16日、17日,由文化和旅游部主辦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2019年全國舞臺藝術優秀劇目暨優秀民族歌劇展演”在北京舉辦,《太行娘親》在全國地方戲演出中心連演兩晚,觀眾反響依舊好評如潮。3月22日,陳素琴、張晶又雙雙問鼎第29屆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獎,分別獲得“主角獎”和“新人配角獎”。

        太行兒女,在中國革命歷史上,一直是個讓人敬重和感佩的話題。他們為新中國的建立和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謳歌時代、謳歌人民、謳歌我們這塊土地上火熱的生活,是文藝工作者義不容辭的職責和義務。晉城市上黨梆子劇院有限公司經理、《太行娘親》主演陳素琴諳知這點,也一直在照著這個方向前行。幾年來,她帶領劇團先后排演了現代戲《西溝女兒》《深山臘梅》,進京、進省城演出,反響不俗。這次排演《太行娘親》更加堅定了她腳踏實地,服務人民的初衷和愿望。

        2016年,陳素琴幾經周折后終于見到了上海著名編劇李莉。兩人一拍即合,決定要創作《太行娘親》。關于娘親的題材,是中國戲曲創作中司空見慣的傳統母題。尤其是近些年,戲曲舞臺上的“英雄母親”比比皆是,她們往往具有較高的思想覺悟和舍生取義的勇敢擔當。對觀眾熟悉的藝術母題進行創作,必須另辟蹊徑,演繹出新鮮感、真實感,增強藝術感染力,這無疑加大了創作的難度。但她們堅信,在中國數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娘親們以其堅韌不屈、博大寬容、默默犧牲的精神,托起了中華民族的脊梁。“娘親”,永遠是藝術創作之富礦。

        當下,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理念去詮釋生命和愛的意義?小我和大我、家和國、情和義的關系,在塑造和完善理想的過程中如何走向輝煌和崇高?

        陳素琴和她的團隊一直在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

        于是,《太行娘親》面世了。這個劇目一改以往的英雄形象,塑造了一位因勢推動、逐步成長、性格別致、與眾不同的英雄娘親趙氏的形象。主人公趙氏從未走出過太行山,既有底層婦女為求生存、只顧小家的褊狹,又有善良、能干、爽朗的精神本質。當經歷了一系列事件之后,趙氏終于完成了自我重建與飛躍,成為當之無愧的英雄娘親。著名文藝評論家龔和德認為:“《太行娘親》新穎別致,有歷史感、真實感和動人的力量,在好多地方都超越了同類題材。這部戲成功的根本原因,是塑造了一位善良但有點自私的祖母,最終成長為一位胸懷大愛的英雄娘親形象。劇作家通過細致入微的刻畫,凸顯趙氏人物的轉變與成長,從而生動具體地表現抗日戰爭的兩重性:一方面,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給我國人民帶來的巨大災難;另一方面,抗日救國運動也鍛煉、提高、團結了中國人民,否則不能贏得抗日戰爭的勝利。”

        “這一個”,就是我們想要看到的“太行娘親”,是《太行娘親》創作之初,主創者們給出的一個定位。這個定位就是:寫太行山、太行人、太行風、太行情、太行精神、太行魂魄。而這一切又源于一個“真”,真實、真誠、真情、真愛、真恨。大幕一開,我們看到的是一幅典型的中國北方大山里的畫面,樹木挺拔孤傲,石頭棱角分明,所體現出的風骨與厚重,一看就讓觀眾認定來自太行山。加之滿臺演員極具個性化的表演,尤其是主角趙氏一口方言,滿臺跑跳,嗓門豁亮,率性憨直,將中國北方鄉下大媽的形象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從生活到藝術,真實傳達其實是真美、真愛的體現。戲中所傳達出的純樸情感也為整個劇情的發展奠定了基礎,鋪平了道路。

        非常值得肯定和贊賞的是在最近的演出中,主演陳素琴刻意把道白說成山西晉東南地區的方言,雖然外地觀眾聽起來可能有點小障礙,但這實際上是順應和對接了該劇的藝術特色,提升了該劇的藝術水準,給同質化傾向越來越嚴重的地方戲曲舞臺開了個好頭。加之導演焦點集中、針線嚴密、層次清晰、節奏明快、推進流暢、挖掘人物性格細膩深入、群眾場面處理得干凈利落,使得舞臺整體呈現磅礴大氣、氣勢宏大,戲劇的張力和藝術感染力非常強。

        太行趙氏——真實自然的“娘親”形象塑造

        陳素琴主攻青衣、小旦,她在“奪梅大戲”《陳圓圓》中,成功塑造了明眸善睞、傾國傾城的美女,因此,很多觀眾都會把陳素琴的舞臺形象定格在“古代美女”上。事實上,陳素琴對角色有很強的領悟力,又肯下功夫鉆研人物,因此,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她都能演,在突發情況下,她都敢“鉆鍋”出演《佘賽花》中的楊繼業,居然還能演得不灑湯不漏水。

        而在《太行娘親》里,陳素琴要扮演的是一位太行山的農村婦女,而且還是一位“奶奶”,一位在兩個小時的演出中實現自我重建的英雄母親,這對“啥戲都敢演”的陳素琴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太行山深處的寒柳村,趙氏好不容易盼來的孫兒鐵蛋滿月了,村里人都來喝滿月酒。酒沒了,村人喊叫“根旺娘”,只聽幕后回應兩聲:“來了,來了!”陳素琴扮演的趙氏,拎著酒缸,一蹦三尺高地沖上了舞臺,恰似王熙鳳“人未至,聲先來”,一下就把觀眾攏住了。一段“孫兒滿月我笑哈哈”,陳素琴以“風攪雪”的說唱結合方式,輔之以雙膝微屈、背脊微佝、手叉腰間的姿態,傳遞出趙氏盼得孫兒的喜悅心情,淋漓盡致地表現了一個未見過世面卻透著精明爽朗的農村婦女形象。

        陳素琴擅唱。上黨梆子的聲腔,高亢激越,聲振屋瓦。陳素琴卻深諳藝術貴在有對比,因此,她處理趙氏的唱腔,不輕易飆高音,只將最富上黨梆子聲腔特色的高音放在重點唱句中。寒柳村老書記張伯為保護趙氏一家,引敵離開而犧牲。在張伯墳前,趙氏有一段自訴身世、滌蕩靈魂的唱段。陳素琴以清板起唱,收斂音量,引得觀眾屏氣凝神,豎耳傾聽。唱到點題的“俺當不起英雄,就當個正經奶奶勝親娘”時,陳素琴亮開嗓子,推動聲腔節節攀高,直穿人心。

        陳素琴擅演。在第二場中,趙氏到后山溝換小米,驚見日本鬼子因搜不出八路軍小孩而屠村,陳素琴唱著大板“魂飛魄散、一路狂奔逃出后山溝”上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當即揪住了觀眾的心。一進屋,趙氏唱“見親人,忍不住,放聲號啕”時,唱得結結巴巴,上氣不接下氣,直讓觀眾為之擔心:到底出了啥事了?在第四場中,聞聽王營長抱走了他兒子鐵牛時,趙氏拔腿就追,邊走邊唱,邊跑邊想,陳素琴依據趙氏此時此刻的心理,將戲曲圓場的身段拆分組合,掰碎重捏,讓技巧活化,讓身段為刻畫人物服務,把一個原先拒養八路軍小孩鐵牛到如今“追趕鐵牛”的娘親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中國戲劇》雜志庚續華曾評價說:“陳素琴在《太行娘親》中的表演,堪稱突飛猛進,令人刮目相看,成功塑造了‘這一個’英雄娘親。她不僅會表演,而且是一個氣貫全場的大演員!”

        從首演至今,陳素琴塑造的趙氏一角,確實是一天一個變化,一天一個高度。有觀眾在看了《太行娘親》后這樣評價:戲順了、溜了、自如了、合理了;陳素琴“入”了、“化”了、“活”了;觀眾進了、靜了、哭了……足可以證明觀眾對這出戲的喜愛和對主演的充分肯定。

        著名文藝評論家馬也高度評價《太行娘親》所取得的藝術成就:“這是近兩年我看到的少有的好戲,是一部讓我數度落淚、大喜過望的好戲,是一部敢向藝術高峰勇敢進軍的好戲!”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看完《太行娘親》后動情地說:“《太行娘親》這部作品很好地踐行了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文化交融整合、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最新藝術成果,為中國革命畫廊增添了一個嶄新的、別具一格的英雄母親藝術形象。”

        晉城市上黨梆子劇院始建于1938年,被譽為“上黨梆子第一團”,建團以來,名家輩出,創演的《三關排宴》曾在上世紀60年代被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成戲曲電影在全國放映,成為上黨梆子經典劇目。幾十年后的今天,《太行娘親》又兩度入選新年戲曲晚會,成為國家藝術基金資助的優秀劇目,并最終獲得白玉蘭獎,可以說是對這一地方劇種的重振與弘揚。

        “這一個”劇種,“這一個”娘親,有戲!

       

      作者簡介

      姓名:丹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