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世界史 >> 熱點聚焦
      一件件文物,連接成絢爛的亞洲文明
      2019年05月21日 09:3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胡雪琪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書者說】

        對于很多人來說,認識亞洲的過程,可能始于地理課本上的一個名詞,可能始于收音機里的一首《亞洲雄風》,可能始于報紙上的一篇新聞報道,也可能始于一次旅行所見的秀美風光……認識亞洲的腳步,一旦開始,便很難停下。

        亞洲幅員遼闊,茂密的熱帶雨林、白雪皚皚的高山和廣袤荒涼的沙漠共存于一片大陸。迷人的自然風光、多樣的地理環境,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旅行者,也造就了各具特色的歷史文化。在這片土地上,擁有或內斂含蓄、或豪放灑脫、或質樸熱情的地域文化,亞洲的吸引力絕不只在于自然景觀,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來自其他大洲的人熱愛著這片土地,在這里一住就是幾十年,甚至終老于此。

        探究文物里的亞洲文明特質

        亞洲各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古已有之。但由于地理環境的復雜和文化的多樣,學者們將亞洲作為文明共同體的研究開始得較晚,亞洲超越地理概念而具備文化及心理之認同始于19世紀。人們逐漸認識到亞洲各個地區、各個國家存在的共同特征,并將亞洲作為一個整體進行研究。一百多年以來,無數中外學者從國際關系、地理環境、歷史文化等諸多角度,撰寫了大量的論著,讓世界認識了亞洲,也讓亞洲人更加了解自身。

        《文物的亞洲》一書試圖帶領讀者透過物質文明認識亞洲。近些年來,“博物館熱”持續升溫,越來越多的人對歷史、對文物產生好奇,希望能夠了解更多關于各類文物的知識。《文物的亞洲》順應這一潮流,選擇了40余件(組)來自亞洲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文物,從權力與王朝、信仰與認同、交流與融合、藝術與創意等方面進行詳細解讀,用“以物述史”的方式,以小見大,探究隱藏在文物中的亞洲文明密碼。書中所收文章,一般始于對文物尺寸、形狀、紋飾等具體特征的描述,但并未囿于器物形態研究的框框,而是以一種更寬廣的視角,探究文物所體現的文明特質,以及不同地區之間的文化交流與認同。

        本書的作者團隊由來自上海博物館、清華大學、復旦大學、西北大學等科研機構和高校的數十位學者組成。他們對各自的研究領域懷有滿腔熱情,并將這種熱情化為文字,讓一件件文物在他們的筆下“活”了起來。

        例如,復旦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歐陽曉莉在書中提到一枚法國盧浮宮博物館收藏的伊貝尼·薩拉姆滾筒印章。滾筒印章是兩河流域的一種特有印章,上面的圖案歷來受到很多研究者關注。這枚印章上有銘文“沙爾卡里沙瑞,阿卡德之王;伊貝尼·薩拉姆,書吏,他的仆人”,銘文告訴我們,印章的主人是國王的書吏伊貝尼·薩拉姆,他所侍奉的是阿卡德王朝國王沙爾卡里沙瑞(約公元前2217—前2193)。歷史上,阿卡德王朝首次將兩河流域南北兩地區納入統一中央政權下。人與動物的搏斗是阿卡德早期印章設計的兩大主題之一,而這枚伊貝尼·薩拉姆滾筒印章,雖然也采用人獸共同出現的主題,但人與動物已呈現和平共處的狀態,并非之前的搏斗狀態。

        兩幅畫作牽出文明交流線索

        書中一篇篇講述文物背后故事的短文,文采不一定華美,卻能給人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原來我們還可以通過解讀文物的方式來認識亞洲,認識亞洲歷史,認識亞洲文明。

        在40余件(組)文物的深入解讀里,可以瞥見亞洲不同地區、不同文明之間的聯系,這種聯系遠比想象中深刻復雜。中國古代青銅器、古印度雕塑、高麗青瓷、波斯細密畫……乍看起來,這些文物的產地、時代、文化背景等諸多方面似乎毫無聯系。但經過作者們對文物流傳經過、紋飾象征意義、技術傳播路線等方面的解析,可以發現:這些文物都以不同的方式參與了亞洲文明的發展,從它們身上,可以了解到亞洲各地的文化交流、亞洲文明的傳承與創新。

        日本畫家雪舟創作于16世紀的《天橋立》圖,描繪的是日本的風景名勝,構圖新穎,以俯視的視角,將天橋立景區的林木沙洲、山水樹石盡收眼底。這一構圖的運用可能受到了中國南宋畫家李嵩《西湖圖》卷的影響。一名16世紀的日本畫家,是怎樣從12—13世紀中國畫家的山水畫中汲取養分的呢?原來,《西湖圖》卷大約在15世紀流入中國民間,可能就是在民間流傳的過程中,《西湖圖》卷的粉本間接東渡日本。現在,在日本的一些博物館里,仍然收藏有《西湖圖》的幾種摹本,摹本雖然在藝術成就上不如李嵩原作,但畫面構圖和觀湖的視角,均與李嵩原作相似。因此,我們可以推測,西湖這一中國勝景,在一段時間內,也成了日本畫家的繪畫題材。中日之間文化藝術交流的一條線,就這樣由兩幅畫作牽出。

        亞洲不同地區的文明,看似差異頗大,實際上都有著隱秘的聯系。這種聯系,不一定像歐洲各國文化之間的聯系那樣肉眼可見,但是,從器物造型、紋飾、工藝等方面細致分析,抽絲剝繭,最終將兩種表面上迥異的文化聯系到一起,這種類似“解謎”的過程,別有一番樂趣,人們會更好地體會到:不同地區的文明,只有交流互鑒、取長補短、共同進步,才能為人類文明的進步與世界的和平發展提供強大動力。

        無論是從地理還是人文的角度來說,亞洲都像一個萬花筒,向萬花筒內窺視的第一眼,便已著迷于那五光十色的美麗,每變換一個角度觀察,又會呈現出一幅不同的絢麗圖景。而《文物的亞洲》是一幅五彩斑斕的織錦,各種不同顏色的絲線細細密密,交織成精美的圖案。同時,每一根線都是這幅美麗織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書中的一件件文物,講述了一個個精彩的故事,最終拼接而成的是一幅絢爛的亞洲文明圖景。

        (作者:胡雪琪,系譯林出版社編輯)

      作者簡介

      姓名:胡雪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崔蕊滿)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