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民族學 >> 人類學應用
      莊孔韶 張靜:“并家婚”家庭策略的“雙系”實踐
      2019年05月21日 09:43 來源:《貴州民族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莊孔韶 張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二十世紀末,在江浙滬皖鄂湘閩川等十余個省的漢族地區,云南白族,廣西瑤族、壯族等少數民族地區出現了“并家婚”的新婚俗形式。該形式采取“既嫁又娶”,維持宗祧繼嗣和傳宗接代的理念,又在親屬稱謂、居住、親屬關系維系、養老和財產繼承中兼顧“雙系”,是生育政策調整下的新婚姻家庭類型。本文以浙江田野經驗為例,補充他人研究在人生歷程、重要民俗及其家事中的具體實踐,總結“并家婚”新家庭生活形態,討論隨生育政策調整,“并家婚”作為一種過渡的走向。

        關鍵詞:生育政策、并家婚,家庭生活形態,雙系

        作者:莊孔韶(1946-),男(漢族),北京人,浙江大學人類學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漢人社會的基層組織與運轉;應用人類學的公共衛生領域;影視人類學等研究。張靜(1990-),女(漢族),山東泰安人,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社會人類學,漢人社會婚姻與家庭研究。

        人類學既關注不同文化的婚姻家庭形態,也注重不同動因導致的歷史性嬗變形態,并加以宏觀與微觀的關聯性詮釋。作為持久性社會團體的家庭,在不同的社會、經濟、政策、信仰、民俗等影響下,中國漢人社會和區域性的宗族、家庭分合與形變一直沒有停止,表現了或慢或快的適應性策略調整與整合。如在實踐中的“輪值”、“反哺”、“聯邦”等統稱為“中國式準-組合家族”(Chinese quasi-joint family)形態[1];同一男性共祖的后裔及他們的配偶所組成的整個父系宗族也是漢人社會常見的父系繼嗣聚落組織,如林耀華先生《金翼》和《義序宗族的研究》描述的福建省義序宗族和古田金翼之家即是[2-3]。

        “并家婚”既是傳統父系家族主義及其理念的變通性適應,體現著傳統文化的韌性,也是現實社會變遷視野下,地方農人的文化創新和智慧體現。以浙江田野調研地區為例,分析“并家婚”后,在人生歷程、重要民俗及其家事中,既維持宗祧繼嗣和傳宗接代的理念,又維系“雙系”兼顧的親屬關系。“并家婚”涉及經典人類學(親屬制度)的核心問題,既有學理意義,又對中國生育政策調整和家庭建設具有經驗啟示。

        一、“并家婚”研究概況

        (一) “并家婚”特點

        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中國近十個省份出現了一種新婚姻結合形式—“并家婚”。學者對各地大同小異的“并家婚”稱謂不一,如“兩頭走”、“兩家并一家”、“雙獨雙棲”、“不招不嫁”等。該婚姻形式實行男女雙方“既嫁又娶”,主要具有以下特點:第一,婚前就婚禮舉辦,婚后居住順序,婚后生育兩個孩子的姓氏安排等問題進行協商;第二,結婚程序上,免去男方彩禮和女方嫁妝,但雙方父母均為新人安排婚禮儀式,宴請親朋,準備婚房。婚后,年輕夫妻在雙方父母家庭不定期輪流居住,生育兩個小孩,根據婚前協商按生育順序或性別繼承男女雙方姓氏;第三,新家庭成立后,兩個孩子對于雙方父母及近親屬稱謂一致,如稱呼男方母親和女方母親均為“奶奶”等;第四,日常生活中,夫妻雙方與各自父母一起,維系雙邊親屬關系。在子代人生禮儀,民俗節日,家庭重大事情上均實行“雙邊”規則,如在男女雙邊各辦孩子“周歲酒”,除夕夜先后去到兩邊父母家吃年夜飯等;第五,通過協商規定雙邊父母贍養義務,雙邊財產繼承權利。為了便于表述,本研究結合該婚姻形式主要特征并結合實地調研情況,將具有以上特征的婚姻形式統一稱為“并家婚”。

        (二) “并家婚”研究述評

        通過對1990年到2018年1月公開發表的文獻資料進行整理,發現涉及“并家婚”的文獻(著作、期刊、碩博論文)共計40余篇,其中著作5,博士論文2篇,碩士論文11篇,期刊論文26篇。在這些文獻中,涉及漢族的有30篇,其余為少數民族情況研究(例如白族、仫佬族、壯族、瑤族等),地域廣涉近十個省份(遼江浙滬皖鄂湘閩川贛)。兩篇博士論文中,其一許沃倫(2015)以大理少數民族之一白族的“不招不嫁”為研究對象[4];其二郭俊霞(2015)雖以贛、鄂漢族婚姻形式為對象,但“兩頭走”婚姻形式只是其研究的“農村家庭代際關系的現代性適應”之一[5]。

        在漢族社會“并家婚”的人類學研究中,王瓊(2007)、魏程琳、劉燕舞(2014)、李永萍(2015)、黃亞慧(2012)等學者總結其原因多集中于計劃生育帶來的少子化,社會變遷與年輕人的流動性大,喜好自由,結婚成本高,擇優選擇掛戶口,養老負擔,財產繼承需求[6-9]。“并家婚”多個特點如:不娶不嫁的婚姻地位平等,居住形式自由,流動性強,雙邊養老,雙邊財產繼承等[10]。在“并家婚”的優劣分析上,學者們既提及該婚姻形式可以緩和年輕人婚嫁困境,一定程度上節約聘金、嫁妝成本,提高女性家庭地位,照顧雙邊家族傳承和養老責任,改良傳統婚居模式,優化家庭權力結構等;但同時也存在姓氏爭奪,養老負擔,親屬維系負擔過重,危機年輕夫妻穩定,年輕夫妻情感供給偏差等不利面[11-13]。

        在近期研究中,李寬、王會(2017)分析蘇南農村并家婚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規避與外來人口通婚帶來的各種風險,如女性遭遇的騙婚,男性因娶外地媳婦而減少一定的財產等;沈燕(2018)從民俗學角度,重點解釋祖先(祖蔭)視角下,“兩家并一家”是出于傳宗接代的需要,并聯系“生”與“死”的溝通[14];高萬芹(2018)強調“兩頭走”是雙系并重在婚居模式上的表現,并進而影響代際關系[15]。各地在“并家婚”的多種原因和實踐中有所不同,構成了我們所看到的歷史和文化的豐富內涵。這也如鄭振滿所述“從人的實踐過程,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國家與社會之間的歷史情境化的,活生生的關系,它涉及人的主體性、觀念、行為及其客觀條件等一系列的問題”[16]。綜合學者對漢族地區并家婚的研究,少有從文化創新、家族理念的人類學角度作深入分析,缺少“并家婚”后“雙系”親屬關系網絡的維系解析,以及婚后組合大家庭的實踐形態。

      作者簡介

      姓名:莊孔韶 張靜 工作單位: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