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民族學 >> 理論·政策
      王翔:中華民族共同體構建的理念內涵與憲法意義
      2019年05月21日 09:3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翔 字號
      關鍵詞:中華民族共同體;理念內涵;憲法意義;文本解釋

      內容摘要:現代民族國家不僅僅落定于制度或法律規則中,也是民族歸屬的心理狀態。國家以一套完備的制度體系整合民族的發展,而民族是現代國家建立的基礎并且形塑著民族國家的基本樣貌,民族與國家在互動過程中逐漸形成互助互賴關系,由此使得國家和民族不斷走向契合。

      關鍵詞:中華民族共同體;理念內涵;憲法意義;文本解釋

      作者簡介:

        民族國家是國際政治的基本單位。現代各國治理往往是經由民族國家進行的,各國之間的合作也立基于民族國家而展開。現代社會科學的發展往往也是根植于民族國家,并朝著特定的目標由內向外進行擴展。社會科學的理論建構是在民族國家的范疇內設置命題和建構理論,民族國家構成了社會科學理論建構的經驗基礎與知識確證。“民族”的概念生成于西方,隨著民族國家的成型和全球擴張,逐漸成為描述和分析人類族群的重要概念。“民族”是一個復雜的概念,一個具有內在整合特性的整體,它為國家提供了合法性資源和正當性基礎,是基于多種維度上的綜合性考察。與傳統國家相比,民族國家的合法性來源不再依賴于“天意”而是基于人民同意的理性表達,統治形態也由君主專制轉向憲政民主,國家和社會的關系也由鐵板一塊逐漸分離并朝著二元結構發展,國家認同問題也由此產生,所以,現代民族國家不僅僅落定于制度或法律規則中,也是民族歸屬的心理狀態。國家以一套完備的制度體系整合民族的發展,而民族是現代國家建立的基礎并且形塑著民族國家的基本樣貌,民族與國家在互動過程中逐漸形成互助互賴關系,由此使得國家和民族不斷走向契合。

        正因為如此,本文對以下幾個問題予以了特別的關切:一是中華民族的建構和發展理論問題;二是“中華民族”這一概念在現有的憲法文本中處于怎樣的結構位置?其內在的理念和價值為何?三是構建中華民族共同體應立基于怎樣的價值坐標?

        一、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的理論意義與內在張力

        民族不是一個簡單的算術意義上的加總式概念,而是具有函數意義上的復合性概念;民族所揭示的并非是簡單列舉的平面化關系,而是具有上下位特征的層次化關系。具體來說,在我國“一體、兩級、多元”的民族框架內 ,中華民族并非是一個單向流動的形成過程,而是隱含著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信息交換的過程,各民族文化、社會群體是中華民族的支流,共同匯集于高層次的中華民族秩序之中;高層次的中華民族秩序也并非排他,而是包容低層次的民族文化系統,56個民族是基層,中華民族是處于高層,高層與基層之間并沒有明顯的界限。[1]

        民族國家的建構過程是實現各個族群交流與配置的過程,各個族群的不同文化、不同傳統、不同“話語”經由一體化建構的棱鏡而被放置在同一個平臺上,在文明的溝通、交融與碰撞中營造出“多元一體”的開放語境。我國民族建構的過程亦是伴隨著對各個民族群體的歷史文化加以確認的過程,通過民族識別確認了民族的成分,通過民族區域自治肯定了各民族的政治地位,以“民族組成民族”[2] ,以多元促進互動,把各個民族群體的歷史文化特征以制度的形式確立和鞏固,從而使得固有的族際結構發生了重大的變化。[3] 我國建國初期的民族政策并非是強加于人,而是對民族自決或民族認同的主動回應,藉由政策與制度對民族結構的權威性認定,增強了民族地區對黨和國家的政治信賴,保障了民族地區的社會安定。

        如果將上述民族政策放置在一個更為宏觀的歷史尺度中,不難看出,“多元”價值文化伸張的背后實則潛藏著對整體民族的解構性風險。政治上對各民族群體的確認使得它們自我認同的訴說和伸張更加強烈,多重文化相遇時常會引發對本民族認同的焦慮,各民族間的溝通與融合也會激發少數民族的存在自覺和文化自覺。“民族”為國家提供了一種“意義”解釋架構,并成為世界各國加以對話的前提共識,但是民族內部的各個族群也有自身的一套“意義”系統,為自身的存在提供了正當性的證明,沒有哪個族群會心甘情愿地放棄自身的“意義”系統,最終形成了“多元”與“一體”之間的緊張關系。近些年來,邊疆地區涉及民族因素的社會沖突日益增多,這些矛盾和沖突都直接或間接的反映出中華民族建構過程中現實選擇的糾結與艱難和文化認同上的隱憂和焦慮。所以,中華民族的建構和發展過程中伴隨著高層與基層、多元與一體之間的博弈與較量,民族國家的建構很難擺脫這種二元張力的纏繞。倘若把多元與一體視作為天平的兩端,如果任何一方比重過多,所帶來的社會影響都是負面的:當天平的一端倒向中華民族的一體性建構時,整體價值擴張往往會淹沒各民族群體發展的特殊性;反之,傾向于中華民族多元化發展時,解構性的力量占據主導地位則會影響到民族的凝聚力。[3]

      作者簡介

      姓名:王翔 工作單位: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治學系

      課題:

      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一般項目:“‘結構—制度’框架下的邊疆民族地區社會沖突化解機制研究”(16BZZ028)。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