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民族學
      李曦輝 李正梅:黨的十九大重點關照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戰略解讀
      2019年05月21日 08:53 來源:《區域經濟評論》(鄭州)2018年第6期 作者:李曦輝 李正梅 字號
      關鍵詞:黨的十九大;不平衡不充分;民族地區

      內容摘要:

      關鍵詞:黨的十九大;不平衡不充分;民族地區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破除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成為了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著眼點,而推進民族地區實現發展的根本性轉變將成為解決當前失衡問題的關鍵。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做出的關于全面決勝小康社會的戰略部署,為民族地區實現從發展的大后方向開發開放的關鍵樞紐位置轉換創造了新機遇,也為少數民族共享發展紅利開辟了新途徑。

        關 鍵 詞:黨的十九大;不平衡不充分;民族地區

        作者簡介:李曦輝,男,中央民族大學管理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少數民族地區經濟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企業管理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北京產業經濟學會會長(北京 100081);李正梅,女,中央民族大學管理學院博士生(北京 100081)。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個歷史性、全局性的變化決定了黨和國家在新時期的發展方向和工作重點,為理論的豐富、實踐的發展指明了道路。從矛盾雙方的主體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得不到滿足的根源在于社會各個層面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而消除不平衡不充分的終極目標亦是為了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這其中,作為中國面積最廣程度最深的欠發達地區——少數民族地區,無疑成了破除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最大掣肘,而少數民族群眾也成了對美好生活最為渴望的群體。

        一、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問題分析

        解決民族地區發展問題,是新時期決勝全面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主義勝利的關鍵問題。

        1.生產力水平與民族地區發展不相適應

        馬克思在《經濟學手稿》中首次將生產定義為“一切生產都是個人在一定社會形式中,并借這種社會形式而進行的對自然的占有”,同時提出“生產和交往之間的分工隨即引起了各城市間在生產上的新的分工,不久每一個城市中都設立一個占優勢的工業部門”。認為分工與協作構成了生產力以及生產力布局的基礎和根本原則。生產力作為一個多要素多層次的整體系統,表現為勞動者、勞動資料、勞動對象等要素在一定的組織方式下按照適當的模式和比例結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相互聯系、相互作用并不斷發展變化。在不斷變化的過程中,生產要素在空間范圍內以何種形式進行分布和組合影響著整個系統的資源配置效率,亦即所謂的生產力布局。作為國家宏觀調控的重要內容,對生產力布局方案的優化在現代化進程中與統籌區域協調發展的訴求是一致的。

        隨著改革的不斷深入,中國生產力布局也在不斷地調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囿于自然環境、資源稟賦及區位條件等方面的差異,傳統的非均衡的區域發展模式長期占據主導地位,國內大量的生產要素例如政策資本、物質資本及人力資本迅速匯入東部沿海地區,東部沿海地區迅速發展成為中國經濟騰飛的重要引擎。而內陸腹地的民族地區長期處于經濟發展的外圍。直至1999年,伴隨著東部沿海地區經濟逐步升至劉易斯拐點,中國開始對區域發展戰略進行調整,實施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及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等區域發展戰略,逐步形成了“東部—中部—西部”階梯式經濟發展格局。經過近20年的發展,民族地區經濟體量實現了跨越式增長,但是區域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狀態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民族地區和非民族地區特別是東部沿海地區在總量指標以及人均指標上均存在較大差距。據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統計,2015年,民族自治地區生產總值僅占全國生產總值的9.71%,人均GDP為35181元,遠低于全國50251元的平均水平。

        形成以上差距的內在原因在于生產力系統各要素配置的不均衡與不充分。勞動者作為勞動的主體,生產力的發展亦即勞動者征服自然進行物質資料生產能力的發展,而在實踐中制約勞動者的生產能力和主觀能動性的因素通常意義上體現為個人的綜合素質,諸如受教育水平、智力水平及創新能力等。根據國際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標準,通常用人力資本來衡量勞動者擁有的能力和素質。據《中國人力資本報告2016》披露,2014年西部地區人均人力資本為19.45萬元,人均勞動力人力資本為11.03萬元,僅為東部地區的50.38%和53.21%,且人均人力資本排名后5位的新疆、青海、云南、西藏和甘肅,均為民族地區。從勞動資料來看,以手工為主、機器為輔的生產工具體系嚴重制約了民族地區發展,滯后的交通及網絡等基礎設施成為影響民族地區生產力提高的一大短板。而從勞動對象來看,民族地區經濟發展對資源的依賴程度相對較高,主要從事以土地及礦產資源為依托的以初級加工為主的粗放型生產,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民族地區的產業結構升級和經濟發展水平提升。

      作者簡介

      姓名:李曦輝 李正梅 工作單位:中央民族大學管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