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跨學科 >> 綜合研究
      父子連名制影響自我建構 ——來自父親參照效應的證據
      2019年05月21日 09:4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群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文化對自我的影響可以通過語言來實現。作為語言標簽,姓名影響人的自我認知和自我歸類。父子聯名(父名與本名共現)對自我的形成和發展具有重要影響。

        名字作為特殊的詞匯,是個人的符號表征,也是抽象自我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明血緣、辨性別、別婚姻等的社會分類功能。受語言和文化影響,不同民族的姓名構成形式不同。漢族人的姓名是姓氏在前,名字在后,反映漢族社會源遠流長的家族歷史和姓高于名的宗族觀念。在另外一些民族中,存在一種特殊的姓名結構——父子連名制。父子連名制以父權制為基礎,以父系血緣為紐帶,在命名方式上采取一代父名與下一代子名連接,子名又與孫名連接,通過這種方式確定血緣譜系。我國一些少數民族多采用父子連名制。例如,維吾爾族人的姓名多采用“本名+父名”形式,如“買買提(本名)·艾山(父名)”。本名作為自我的獨特標志,是在群體中區分個體的重要依據,父名表明個體與父親之間的血緣聯系。

        新近研究采取提取誘發遺忘范式,比較維吾爾族人和漢族人在父親參照、自我參照和他人參照條件下的提取誘發遺忘效應。提取誘發遺忘是指在回憶記憶內容時,對其他相關材料會產生抑制,使其回憶量降低。但是,提取誘發遺忘存在邊界條件,即與自我(或重要他人)相關的信息不會出現提取誘發遺忘。研究發現,在父親參照條件下,僅維吾爾族被試未出現提取誘發遺忘效應。這表明,不同的語言和文化影響自我建構,與漢族相比,父親僅出現在維吾爾族人的自我建構中。這反映了不同文化中父親參照加工的差異。

        姓名結構影響自我建構

        造成在父親參照條件下兩個民族被試的提取誘發遺忘存在差異的原因有許多,性別文化是其中之一,但姓名結構是導致兩個民族被試自我建構差異的更重要、更直接的原因。姓名是自我的延伸,兩個民族的姓名結構又存在巨大差異,因此可以推論,正是由于不同姓名結構反映的深層次文化,通過語言的作用,塑造了兩個民族不同的自我構成。維吾爾族的父子連名制強調個體與父親的血緣關系及其重要性。對維吾爾族人來說,大多數姓就是父名,僅代表父親,父親在維吾爾族人名字中扮演重要角色。由于在姓名中本名與父名共現,會加強本名(代表自我)與父名(代表父親)的聯系。由于長期采用父子連名制,導致維吾爾族被試在自我建構中將父親納入自我中,父親成為自我的一部分,因而在實驗中未出現提取誘發遺忘,出現父親參照效應。漢族人的姓名結構與維吾爾族人的父子連名制既相似,又存在差異。相似之處是姓與名有前后不同的組合,區分姓族的名相當于連名制中的父名;不同之處在于漢族人的族名固定不變,親名則因為世系行輩不同而不同。漢族被試未出現父親參照效應,同姓名中僅與父親共享相同族姓有關。漢族人重視祖先,強調宗族延續和血脈傳承。對漢族人而言,姓不僅是父姓,更是宗姓,不僅包含父親,更是家族的濃縮。根據漢族宗法制度,姓名不是為了標識個體,而是為了整合家族。名字中的輩分字把個體同家族聯系起來,明確個體在家族中的地位、關系、權利和義務,遠超出個人名字的意義。因此,漢族人的姓名是漢族傳統宗法觀念的體現,是以家族為本位的價值取向,代表家長、群體的意志。在漢族人看來,自己與父親同宗,均是宗族的重要存在。由于父姓包含的個體眾多,父親只是其中之一,父姓與本名共現不影響個體的自我建構,父親也未被納入漢族人的自我中。同時,受獨生子女政策影響,漢族大家庭逐漸消失,核心家庭占主體。改革開放以后,絕對父權在漢族青年人的觀念里已淡化。因此,在漢族人的自我建構中,父親的重要性就降低了。

        維、漢兩民族被試在提取誘發遺忘中表現出的父親參照效應的差異還受熟悉性影響。熟悉性、親密度、生活環境、個人因素等影響個體的自我建構。無論采用何種范式,在已有關于中國人與東方人的自我的研究中,母親總能夠進入個體的自我中。父親能否進入個體的自我中,結果卻不穩定。為什么會如此?他人對個體的重要性與熟悉性均是重要影響因素,而熟悉性的本質是聯系頻率或共現頻率的作用。維吾爾族的父子連名制使得父名與本名有很高的共現率,本名與父名的頻繁共現會使自我與父親建立起更強的聯結,從而對自我建構產生重要影響。對比之下,漢族人卻將直呼長輩名諱或與長輩重名視為禁忌或大不敬。在古代漢族社會,避諱是特有的現象。避諱父母和祖父母之名,是漢族人的“家諱”或“私諱”。漢族人實行避諱不是使父親與自己加強聯系,而是強化區別。在重要性與熟悉性共同作用下,維吾爾族人將父親納入自我中,而在漢族人的自我中卻不包含父親。

        語言標簽影響自我認知與自我歸類

        姓名作為一種語言標簽,具有重要的社會功能。姓名表明個體的家族淵源,反映個體的身份,在實行父子連名制的民族中尤其如此。姓名具有重要認知功能。姓名影響人對個體的認知和期望,影響對個體吸引力的評定,也影響個體的自我期望和自我認知。研究發現,自己的名字被優先加工,并且激發出特殊的腦電波。由于維吾爾族人父子連名,父名與本名同在,父親便與自我密不可分。在自我建構中,父親便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在提取誘發遺忘中,父親參照加工與自我參照加工具有相似優勢。對漢族人而言,自己的名字包含父姓和本名,父姓是父親們的集合,它更容易使人將自我與列祖列宗和族人聯系起來,而不僅僅局限于與父親聯系起來。古代漢族人無論做什么事,首先考慮是否對得起“列祖列宗”,是否能夠“光宗耀祖”,是否會“殃及子孫”,反映了漢族人的祖先崇拜。因而對漢族人而言,父親參照加工并未表現出加工優勢,父親亦未出現在個體的自我建構中。

        姓名具有重要的認知功能,與自我歸類有關。姓名是一種特殊的詞匯,是個人的標簽。人類認知具有范疇化特點。人類在客觀世界中發現不同事物的相似性,據此分類,形成概念,這一過程就是范疇化。范疇化從差異中找出相似,從而減輕認知負擔,實現認知經濟。自我歸類就是自我認知的范疇化。例如,我從哪里來?我是誰的孩子?我屬于哪一群體?自我歸類離不開歸類標準,歸類標準一般由表征概念的詞匯承擔。姓名是語言標簽,語言標簽對類別學習具有重要促進作用,是分類的重要依據。語言標簽促進類別歸納過程。語言標簽的表征程度越高,類別知覺就越快。語言加工的自動化會使語言不可避免地參與其他認知過程。屬于語言符號的姓名的激活促進了自我概念表征的激活,從而影響了自我歸類。維吾爾族人受父子連名制影響,傾向于將自己與父親歸為一類,通過姓名反復地提醒自己,我是父親的子女。對比之下,漢族人卻傾向于將自己歸類到姓氏中,姓氏并不特指父親,而是包含宗族中所有的父親和所有的族人,即“列祖列宗”以及在世的所有后人。總之,文化對自我的影響可以通過語言來實現。作為語言標簽,姓名影響人的自我認知和自我歸類。父子聯名(父名與本名共現)對自我的形成和發展具有重要影響。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學系)

      作者簡介

      姓名:楊群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