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跨學科 >> 社會與人文
      生活在城市,我們如何面對焦慮
      2019年08月22日 16:2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

        暑期臨近結束,“開學焦慮”成為青少年間的交流熱詞。不久前,“逃避式考研”登上熱搜榜,備受大學生與家長關注。更早之前,“佛系”一詞走紅,不少人以此作為對抗焦慮的“靈丹妙藥”,號稱最好的生活方式是“看淡一切”。

        在壓力越來越大的城市里生活,焦慮產生的深層次原因是什么?“逃避”“佛系”,是對抗焦慮的好方式嗎?該如何學會和焦慮共處?光明智庫本期關注心靈成長,邀請智庫專家分析焦慮的成因與表現,為化解焦慮支招。

        本期嘉賓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張頤武

        北京師范大學北京文化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 沈湘平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 唐亞林

       

        1、跨越式發展進程中,缺少心靈“均勻加熱”過程

        光明智庫:城市焦慮是一種“世界通病”。在現代化、信息化的城市里,我們的焦慮主要來自哪些方面?焦慮的表象和深層原因是什么?

        張頤武:現代都市的環境和生存狀況都遠比傳統社會復雜,工業化把我們組織到了一個龐大而復雜的社會結構之中,工作和生活都進入了高度緊張和組織化的狀態,生活節奏加快,人與人之間也失掉了傳統社會中相互聯系的紐帶,因而顯得愈加疏離。伴隨著技術的高速發展、信息化程度加深,焦慮感隨之形成。

        進入現代社會,焦慮的誘因不再是衣食缺少,而多是大都市的住房、養老等生活保障問題。此外,城市生活的孤獨感、自我意識的困擾、人際關系的淡漠、內心情感的困惑、人與環境的矛盾、多種觀念的沖突等等都是人們焦慮的源頭。這些問題疊加形成了諸多焦慮。這些焦慮往往不是個體的呈現,而是一種廣泛性的群體癥候。

        當代人的焦慮更為復雜多樣。可以說,二十世紀的現代主義文化中,很多重要的思想和文學藝術都體現了對焦慮的反應,而現代的心理學、社會學文化研究等很多學科也包含著針對焦慮的思考,當代的大眾文化很大程度上是緩解焦慮的方式之一。

        沈湘平:當代城市人的焦慮大致可歸結為三個層面:一是生存(衣食住行)的壓力,二是發展(升學、擇業、晉升、創業)的憂慮,三是內心的不安寧。以下一些表現比較普遍:時間不夠用,生活密度大、節奏快,“忙”和“趕”成為日常狀態;不愿真實呈現自己,精神憋屈,“宅”“孤獨”風行;太多事情需要選擇、判斷而產生疲勞感,在物質豐裕、知識信息大爆炸的時代,因為對各種物質、知識乃至思想的選擇判斷而感到“心累”;在高度復雜的現實面前,感受到未來的不確定性,特別是對自己的事業、情感等產生憂慮。這些焦慮本質上是安全感的缺失,要從主客觀兩方面尋找原因。

        客觀原因主要是,高速現代化導致生產、生活方式急劇變革,給人們的心理帶來不適應感。這點對于中國人來說尤其顯著,中國以四十多年的時間走過了西方發達國家三四百年的現代化進程,人們的心靈缺少“均勻加熱”的過程,所以焦慮表現得較為突出。主觀原因主要是,一些人弄不清、找不著自己的人生意義和努力方向。

        唐亞林:身心焦慮,既是一種客觀狀態,又是一種主觀感覺。

        從客觀狀態來說,“身”焦慮主要表現為因為亞健康等而引發的身體疲憊現象,“心”焦慮主要表現為因為精神疾病、抑郁癥等情況所引發的心靈困頓現象。2015年全國流行病學大調查數據顯示,全國有超過1.8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礙,登記在冊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達480萬人。這一龐大數字,是一個巨大的焦慮來源。

        從主觀感覺來看,“心”焦慮更多是一種人為焦慮。對于個體與家庭而言,升學、就業、婚姻、住房、養老、工作等,都可以成為“心”焦慮的來源。而社會上一些培訓機構、移民機構和商家喊出的“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越早移民越好”等誘導性論調,也加劇了社會焦慮的程度。對于群體來說,因為國家與社會的巨大變遷、快速發展引發的認知焦慮,讓社會熱點問題、世界熱點問題成為人們茶余飯后討論的焦點,甚至引發價值觀的沖突現象。

        當然,還有一些是網絡上故意為之的言論,用販賣焦慮來吸引眼球、抬升自己,實際上是混淆視聽。

        2、古人應對焦慮的智慧:人不為物使,心不為物役

        光明智庫:城市焦慮不是一個“現代病”,我國古代就有“居大不易”等典故。從歷史視角來看,城市焦慮的演進特征是什么?幾千年來,中國人面臨的共同焦慮有哪些,我們的祖先克服焦慮的法寶又有哪些?

        唐亞林:城市是人類文明進化的結晶,又是人類文明創造活力集中涌流之地。但城市資源的有限性、競爭的殘酷性、人性的復雜性、欲望的無限性導致各種人生焦慮紛至沓來,在不同時代呈現不同特征。今天,因為社會公共服務水平尚不能有效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實際需求,一些人產生了心理失衡。還有部分人受到不良價值觀的影響,如忽視人的成長必須依靠奮斗打拼,而渴望一夜暴富、一夜成名。此外,“心靈雞湯”式“成功學”在社會上仍有較大市場,缺乏“心有所寄、心有所安”的良好氛圍。

        古人疏解焦慮帶來的困擾,突出表現是不以物質追求作為人生的首要目標,而是強調精神生活的豐富。最典型的是孔子贊揚弟子顏回追求精神快樂的境界:“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這種“人不為物使,心不為物役”的精神境界,與我們隨著時代發展而享受應有的物質生活水平并不沖突,而是在此基礎上,主張人要有更高的精神修養和思想境界。

        沈湘平: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曾言,人們為了生活來到城市,為了美好生活留在城市。但是,自從有了城市,也就有了與之相關的焦慮。進入以城市化為重要表征的現代社會,這種焦慮普遍地表現出來。現代社會本質上就是城市社會,城市焦慮也就成為現代社會焦慮的關鍵所在。

        幾千年來,中國發展主要經歷的是農業社會,農民最大的焦慮是能否有個好收成;讀書人最大的焦慮是能否博取功名;離開故土的人們最大的焦慮是鄉愁。中國古人克服焦慮,一是勇敢面對,靠勤勞、勤奮減少未來可能存在的不確定性,增強確定性;二是敬畏天地,形成強大信仰,使內心得到慰藉、寄托;三是修身養性,使自己成為有較高道德境界的人,以實現“仁者無憂”;四是以享受生活的方式舒緩焦慮,例如“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五是以詩詞歌賦等文學手段超越生活焦慮,“文章憎命達”“悲憤出詩人”都有此意。這些對我們今天依然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張頤武:焦慮是一種心理現象,也是一種社會現象;既是個體的具體體驗,也是群體狀態的投射。所謂“人生識字憂患始”,人類能思考就有焦慮存在。

        城市是人集聚的結果,有遠比鄉村復雜的組織和生活形態,在城市生活就會有焦慮。傳統社會的焦慮和現代工業化之后的焦慮,既有差異也有相似的地方。焦慮是古今中外都有的,生而為人,就會有焦慮困擾,有諸多的生活問題和挑戰。

        在傳統中國,超越焦慮的路徑一面是與山水田園親近,與自然和諧相處;另一面是心靈超越,追求從內在精神上克服焦慮,達到對人生的更高感悟。中國的老莊思想、山水田園詩等形成了很多克服焦慮的路徑。這些中國傳統的思想,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啟發。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