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考古學 >> 收藏鑒賞
      明代鈞窯天藍玫瑰紫釉棱口花盆
      2019年05月21日 10:28 來源:《收藏快報》2019年04月17日01版 作者:潘梓襄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上海 潘梓襄

        “高山云霧霞一朵,煙光空中星滿天。峽谷飛瀑兔絲縷,夕陽紫翠忽成嵐。”這是古代的文人墨客對鈞窯瓷器變幻莫測的釉色的贊譽。鈞瓷青中帶紅的釉色,兔毫絲縷般的釉面肌理,以及表面呈現的大片不規則紅紫色彩斑,在中國古陶瓷中獨樹一幟,構成其無可比擬的獨有特色。

        今天我們要介紹的這件明代鈞窯天藍玫瑰紫釉棱口花盆(見圖),高19、底徑27.3厘米。其造型典麗,釉色絢爛,屬鈞窯花盆佳作。此類花盆之燒造,須先以模制瓷胎,再罩施藍紫色調之釉。遠觀靜穆湉謐,近看則暈融爛漫,既如暴雨淋墻,斑駁相連,又如雨后青山,云煙氤氳,予人無限之美學遐想,所生之意境任由觀者自悟。該件器型簡約,上厚施色釉,其明晦深淺變化,隱顯之間,讓人愛不釋手。

        此花盆屬于鈞瓷中一類底部刻或印有數字的盆景器。其數量稀少,多為清宮舊藏,為鈞瓷中最為珍貴的一類。數位鈞瓷的底部數位從一至十,分析博物館藏品及禹縣鈞臺窯址發掘可發現這些數字應與器物大小成反比關系,“十”為最小,“一”為最大。明、清宮廷繪畫中時常見有數位鈞瓷的身影,其受重視的程度,可見一斑,如明人《十八學士圖·棋》中前景右區的仰鐘式花盆,及清人《美人圖·對鏡》中窗臺上的葵式花盆。

        此類鈞窯花盆之斷代,尚無定論。史上有兩學說,一指其為北宋十二世紀,另一認為屬元或明初。曾經有一批鈞窯帶編號花器殘片,與北宋“宣和元寶”錢模伴隨出土,且有指其陶土成分相同,支持北宋之說,但之后錢模斷代受到質疑。對照年代較明確之品,如龍泉及景德鎮窯之青瓷或青花盆、瓶或花器,現普遍接受將此類鈞器斷代為明初。承清宮舊藏,兩岸故宮博物院收藏有不少刻有數字之鈞瓷,且常附鐫宮中殿堂名稱,相信為明朝宮廷御用花器。

        瓷器自東漢問世以來,在宋以前常以一種蒼翠的青綠色釉作裝飾,但鈞窯瓷器以一種藍色乳濁光釉和銅紅窯變釉,組成紅藍相間的釉色,在陶瓷史上開創了一個新境界,歷代傳世的鈞窯精品,無不令后人追捧和寶之。

      作者簡介

      姓名:潘梓襄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