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觀點
      徐文舸:扭轉居民部門杠桿率快速增長趨勢的政策建議
      2019年08月26日 14:52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徐文舸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穩步推進結構性去杠桿的過程中,居民部門加杠桿的趨勢仍在繼續,尤其是住房貸款的壓力還在加重,相關的債務風險正逐步累積。要扭轉居民部門杠桿率快速增長趨勢并非一蹴而就,建議采用“先減杠桿率的增速、后降杠桿率的水平”的去杠桿策略。

          

        近年來,我國去杠桿進程取得了初步成效,宏觀杠桿率過快增長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2018年實體經濟部門杠桿率出現了自2011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在穩步推進結構性去杠桿的過程中,居民部門加杠桿的趨勢仍在繼續,尤其是住房貸款的壓力還在加重,相關的債務風險正逐步累積。2018年以來,居民部門債務出現了一些新變化,像短期消費貸款快速增長、地區間居民債務杠桿率趨同等現象須引起高度警惕,新增存貸款的負缺口大幅收窄值得進一步觀察。當然,要扭轉居民部門杠桿率快速增長趨勢并非一蹴而就,建議采用“先減杠桿率的增速、后降杠桿率的水平”的去杠桿策略。

        2018年居民部門加杠桿的趨勢仍在繼續

        縱向比較,杠桿率和債務水平仍在上升。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最新數據顯示,我國居民部門的杠桿率(用居民部門信貸余額占當年GDP的比例衡量)從2017年的48.4%升至2018年的51.5%(因最新數據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若無特殊說明,即代表2018年總體情況,且對有關比例計算按年率作相應調整),按年率提高了4.1個百分點,繼續保持近年來快速上升的增長勢頭。同期,居民部門債務已累積至45.6萬億元,尤其是2018年居民部門在金融機構中的新增貸款量創歷史新高,增加7.4萬億元,連續2年突破7萬億元大關。

        橫向比較,我國仍在繼續加杠桿。2018年,去杠桿是各國居民部門的總體趨勢,全球居民部門杠桿率為59.2%,比上年下降3.6個百分點。除發達經濟體繼續去杠桿外,新興市場經濟體的杠桿率水平也出現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下降,比上年減少1.7個百分點。盡管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的絕對水平在44個樣本經濟體中位列第26,屬于中等偏下水平,但加杠桿趨勢明顯,2017年超過愛爾蘭,2018年又超過奧地利,目前距離前面一位的德國也只有1.2個百分點的差距,以現有速度增長,預計2019年將超越德國。

        房貸壓力仍在加重。目前,住房貸款構成了我國居民部門債務的主要形式,住房貸款的發放情況也基本決定了居民部門的杠桿率水平。2018年,居民部門的住房貸款余額占家庭可支配收入(73.6%)和家庭儲蓄的比例(40.5%)分別突破70%、40%。這表明債務積累的速度快過居民收入和儲蓄的增長,居民償還房貸的壓力并未減輕。按居民部門當年償還債務本息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衡量,2018年的償債比率增至10.9%,該值已高于多數發達經濟體(發達經濟體的平均值為9.8%),而關于房貸的償債比率為6.6%,其對居民部門總體償債比率的貢獻比重超過60%。

        居民部門債務變化的三大新現象

        短期消費貸款快速增長。2017年以來,居民部門的短期消費貸款突然跳升,超過同期住房貸款增速。2018年仍延續這一趨勢,居民部門新增短期消費貸款近2萬億元,連續2年創下新高,導致短期消費貸款余額達到8.8萬億元,同比增長29.3%,快于同期住房貸款增速12.2個百分點。不過,同期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則持續放緩,近年來首次低于10%。這反映出當前一段時期購房支出的增加透支了部分家庭的消費能力,轉而利用短期消費貸款來維持消費水平,或者用來規避房貸首付比的限制。

        地區間債務杠桿率趨同現象明顯。從地區分布看,近年來居民部門債務杠桿率存在兩大趨同特征。一是經濟發展水平越高的地區,居民部門的杠桿率就越高。上海、北京等地的杠桿率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而中西部省份的杠桿率則基本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二是經濟發展水平越低的地區,居民部門的貸款增長就越快。例如,海南、廣西等地2018年居民部門的貸款增速都超過20%,上海、北京等地則低于15%。可見,各地經濟發展水平的差異不僅決定了其居民部門債務存在高低,而且也會影響到未來債務的演進變化。結合當前實際,發達地區的居民部門債務加杠桿空間變得相對有限,欠發達地區的居民部門債務正在快速累積,兩者杠桿率趨于收斂。

        新增存貸款的負缺口大幅收窄。所謂負缺口,是指年度新增存款量減去新增貸款量所形成的差額,若差額為負,則稱負缺口,表明當年新增存款量低于同期的新增貸款量。2018年,居民部門在金融機構中的新增存款量為7.2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同比多增2.6萬億元,尤其是與新增貸款量的負缺口從2017年的2.5萬億元大幅縮減至1600億元。與之相反,2018年居民、非金融企業和政府部門的全部新增存款量則同比少增1100億元,其與新增貸款量的負缺口高達2.8萬億元。究其原因,主要是受不斷收緊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所致。據統計,2018年以來,全國各地的房地產調控次數累計高達405次,比上年大幅增長近80%。正是由于調控政策等因素影響,導致居民買房意愿下降,其突出表現為居民部門的定期存款大幅增加,年增量從2017年的3萬億元攀升至2018年的5.4萬億元,同比多增2.4萬億元,創歷史新高。當然,這一趨勢仍待進一步觀察,尚不排除新增存貸款負缺口再次擴大的可能。

        政策建議

        目前,對于扭轉我國居民部門杠桿率快速增長趨勢而言,“先減杠桿率的增速、后降杠桿率的水平”是一種較為穩妥的去杠桿策略。簡言之,去杠桿進程包含兩個步驟,第一步是短期內減緩加杠桿的速度,第二步是在中長期逐步降低杠桿率的總體水平。該策略思路既不同于美國在次貸危機后所采用的霹靂手段以經濟硬著陸為代價,而是仍然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尤其在經濟處于較大下行壓力且實體經濟主要依賴銀行信貸融資的情形下,短期采用快速降杠桿的行為會對經濟造成較為明顯的負面沖擊;也不同于日本在平成蕭條時期那樣久拖不決進而對經濟造成長期影響,而是主動應對苗頭性、趨勢性的問題,做到防患于未然、治之于未亂。

        金融管理部門要從“總量控制、結構優化”的角度對居民部門杠桿率進行有效約束,實現可持續增長。一是按照審慎原則對居民部門總債務水平(尤其是住房貸款)進行控制。在需求端,根據當前債務與未來預期收入的匹配情況,對債務收入比、房貸價值比等指標設置相應的借貸門檻條件;在供給端,對住房貸款增長、貸款損失準備、貸款限制性條件等進行逆周期調節。二是規范金融機構授信活動,優化信貸結構。以住房貸款為例,一方面利用好個人征信系統有效開展授信工作,防范“首付貸”“現金貸”等違規行為,嚴格限制那些依靠高杠桿的投資投機行為以及過度借貸等現象;另一方面制定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如首套房貸款利率享受優惠等),將信貸資源優先用于滿足首套房、自住房等剛需購房群體。

        各地政府和房地產行業的主管部門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要求,圍繞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調控目標,構建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堅決防范化解房地產市場風險。一是進一步夯實地方調控房地產市場穩定的主體責任。按照“因城施策、分類指導”的原則,具體落實各地政府穩房價、控租金的主體責任,通過建立房地產市場評價和監測預警體系,有效地開展對地方房地產調控工作的評價考核機制。二是有針對性地增加住房和用地有效供給。根據供需情況科學編制年度住房用地供應計劃,保持合理、穩定的住房用地供應規模,切實提高中低價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的供應比例,建立房價地價聯動機制,防止地價助推房價上漲。三是加強輿論引導和預期管理。建立科學的監控體系,加快建設以大數據為基礎的全國房地產市場監測系統,為分析研判房地產市場形勢和開展有效調控提供技術支撐,引導社會輿論,穩定市場預期。

       

        (作者單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投資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徐文舸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