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經濟史
      錢津:論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
      2019年05月20日 11:13 來源:《經濟縱橫》2019年第3期 作者:錢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新中國的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即1953年至1957年,是工業化的起步階段,取得了輝煌的建設成就。但自1958年開始一直到1975年,由于經濟建設受到嚴重干擾,在新中國工業化進程中形成了一個無奈的低谷階段。自1976年至2003年前后約28年時間,主要處于改革開放的歷史時期,國民經濟得到迅速恢復和發展,工業化的成效十分顯著,是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恢復階段。自2004年起至工業化實現,是新中國實現工業化前的騰飛階段,也是新中國實現工業化的沖刺階段,即實現工業化前期的國民經濟必然出現的高增長階段。自2021年至2035年,是工業化由基本實現走向全面實現的歷史時期。爾后,新中國將在全面實現工業化的基礎上最終建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中國的工業化是新型的工業化,歷經曲折的工業化建設所取得的成就和積累的經驗,將為新中國成立百年之際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奠定堅實基礎。

       

        關鍵詞:新中國;工業化;騰飛階段;高科技;現代化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201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70華誕。從一窮二白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這取得了舉世矚目成就的70年里,歷經曲折坎坷的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發揮了巨大作用。面對歷史與現實,認真總結和探討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基本歷程和寶貴經驗,對致力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輝煌的起步

        工業化指的是原先以農業經濟為主的國家的工業經濟比重不斷提高,以至取代農業經濟成為國民經濟主體的過程。這一過程的最主要特征就是工業經濟的比重大幅提高和城鎮人口的比重大大超過農村人口的比重。工業化是國民經濟現代化的基礎和前提,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和必要條件,具有高度發達的工業經濟是現代化社會的重要標志。

        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并不是起自于新中國成立的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的主要任務是恢復經濟。明確提出新中國建設工業化的任務,是在第一個五年計劃中的表述。從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之年的1953年起,新中國邁出了工業化建設的步伐。歷史無可辯駁地表明,這是一個依靠外來援助的起步。當時,為了打破一些帝國主義國家的惡意封鎖,把舊有的落后的農業經濟大國,迅速建設成為可在一定程度上擁有現代化水平的工業經濟和國民經濟體系的新中國,蘇聯和一些東歐國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新中國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實質,主要是安排落實蘇聯援建的156個大中型工業項目。至1957年,“一五”計劃超額完成了規定任務,實現了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為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初步奠定了基礎。  

        在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方面,“一五”期間的基本任務是:集中國內力量,以蘇聯幫助我國的建設項目為中心,全面鋪開694個工礦建設項目,由此構成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建設目標。在這五年期間,新中國的工業化起步,主要是對重工業和輕工業進行技術改造,用當時先進的生產技術裝備工業,既生產現代化的武器,加強國防建設,又不斷增加各種農副產品和工業品的生產,保證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以發展重工業和國防工業為核心是新中國“一五”時期工業化的基本特征。由于當時新中國的經濟基礎十分薄弱,所以在制定“一五”計劃時認為,走蘇聯式的工業化道路能夠幫助新中國在較短時期內快速建立全面工業化的基礎,能將新中國由小農生產結構的落后國家快速轉變為現代化的工業國。此外,新中國急需發展的國防工業也需要得到本國重工業的支持。而此時,新中國的國民經濟已經得到全面恢復和較好的穩定發展,國家政治更是趨于穩定,社會秩序也比較安定,加快經濟建設的步伐已成為全國人民的強烈要求,這為新中國大規模推進工業化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和切實的基礎條件。

        在“一五”計劃期間,隨著工業化的起步,新中國起初是重點發展國家資本主義經濟。爾后,隨著廣大農村農業合作化運動的高漲,1955年開始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到1956年,除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外,新中國的資本主義工商業基本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由此,新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成分在國民經濟中占了絕對優勢。相比“一五”計劃之前的1952年,在“一五”計劃最后一年1957年的國民收入中,社會主義所有制工業經濟所占比重提高到33%,廣大農村成立的農業合作社經濟所占比重提高到56%,全國的公私合營經濟所占比重提高到8%,個體經濟所占比重則由原來的71.8%降低到3%,完全是資本主義性質的經濟所占比重由原來的7%降低到l%以下。在“一五”計劃的五年之內,全國新增加固定資產460億元,相當于1952年底的1.9倍。五年內施工的工礦建設大中型項目有921個,比計劃項目增加了227個,到1957年底全部建成投入生產的項目有428個,部分建成投入生產的項目有109個。最重要的是,蘇聯幫助我國建設的156個大中型建設項目,到1957年底已有135個在施工建設,有68個已全部建成和部分建成并投入生產。過去沒有的一些工業部門,包括農業機械、礦山設備、軍用飛機、民用汽車、重型機器、發電設備、精密儀表、新式機床、電解鋁、無縫鋼管、合金鋼、塑料、無線電等工業生產,均已從無到有地建設起來,從而部分地改變了原有工業殘缺不全的狀況,大大增強了新中國基礎工業的實力。

        經過初步的工業化建設,到“一五”計劃完成的1957年,新中國的工農業總產值達到1241億元,比1952年增長67.8%;工業總產值達783.9億元,比1952年增長128.5%;鋼產量為535萬噸,比1952年增長近3倍;原煤產量為1.31億噸,比1952年增長98%;發電量為193億度,比1952年增長164.4%;機床產量達到2.8萬臺,比1949年增長17.7倍;食糖產量為86萬噸,比1952年增長92%。到1957年底,全國鐵路通車里程達到29 862公里。[1]五年內,新建、修復鐵路干線、復線、支線共約10 000公里。寶雞到成都的寶成鐵路、鷹潭到廈門的鷹廈鐵路及武漢長江鐵路公路兩用大橋都先后建成。到1957年底,全國公路通車里程比1952年增加1倍,達到25萬多公里,通向西藏的新藏、青藏、川藏公路全部通車。

        在“一五”計劃期間的歷史進程中,社會主義的經濟建設受到工業化建設起步的深刻影響。當時,為了加快重工業發展,農業的合作化運動與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被一再加速,因而遺留下一些問題。 此外,“一五”計劃時期的計劃經濟體制也得到完全確立。總的說來,“一五”計劃相當成功,開啟了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新篇章,奠定了新中國的工業基礎。相比新中國成立前和成立初期,這一時期取得的經濟建設成就是十分輝煌的,因此,可以說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的起步是一個輝煌的起步。

        二、無奈的低谷

        “一五”計劃勝利完成后,從1958年“二五”計劃的開始之年起,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進入了一個無奈的發展停滯階段,其損失是非常巨大的,教訓是非常深刻的。關鍵是沒有很好地總結“一五”計劃成功的經驗,盲目樂觀,急于求成,違反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欲速而不達,導致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停滯了很長時間。

        1958年黨中央提出后來被稱為“三面紅旗”的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希望在遼闊的大地上出現“大干快變”“超英趕美”的大好經濟形勢,使新中國盡快進入世界先進國家的行列。但歷史表明,這是一個盲目冒進的做法。提出“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是在新中國經濟建設總的指導思想上表現出的盲目冒進;“大躍進”是當時在生產力發展方面即實際的經濟建設方面表現出的盲目冒進;人民公社則是反映了新中國在社會生產關系調整和社會制度變革方面的盲目冒進。[2]1958年是第二個五年計劃的開局之年,本應在第一個五年計劃勝利完成的基礎上繼續乘勝前進,但由于搞盲目的“大躍進”,結果給國民經濟造成嚴重損失。1958年之后,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曾指出:“主要由于‘大躍進’和‘反右傾’的錯誤,加上當時自然災害和蘇聯政府背信棄義地撕毀合同,我國國民經濟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發生嚴重困難,國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損失。”[3]這就是說,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非但沒有取得預期的建設效果,反而造成全國范圍內經濟生活出現嚴重困難,各項建設難以為繼,國民經濟的發展受到相當大的阻礙。[4]1963年,本應是實施第三個五年計劃的起始之年,但由于當時的國民經濟十分困難,于是不能繼續實施第三個五年計劃,新中國的經濟工作進入三年國民經濟調整時期。在這一時期,許多的原定工業項目下馬,許多的工礦職工回到農村,工業化建設受到嚴重影響。  

        1964年,作為尚未工業化的農業國,經過調整、鞏固、充實、提高,新中國的國民經濟得到一定恢復。同年12月召開的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提出,在20世紀內,把中國建設成為一個具有現代農業、現代工業、現代國防和現代科學技術的社會主義強國。當年的設想現在已成為歷史,而歷史是不允許假設的。現在看來,當年國民經濟調整時期提出在20世紀末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目標是不切實際的,因為即使是在已經進入了21世紀的今天,新中國的建設相對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目標也還有一定距離。然而,新中國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之后的經濟建設是在曲折和磨難中繼續前進的。對于這一歷史時期,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曾指出:“雖然遭到過嚴重挫折,仍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以一九六六年同一九五六年相比,全國工業固定資產按原價計算,增長了三倍。棉紗、原煤、發電量、原油、鋼和機械設備等主要工業產品的產量,都有巨大的增長。從一九六五年起實現了石油全部自給。電子工業、石油化工等一批新興的工業部門建設了起來。工業布局有了改善。”[5]

        1966年至1970年是新中國的第三個五年計劃時期,1971年至1975年是新中國的第四個五年計劃時期。這兩個五年計劃時期本應成為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鼎盛時期,是新中國建立一個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的奮斗時期,但1966年爆發的文化大革命使這十年成為國民經濟發展遭受嚴重破壞和損失的歷史時期,使新中國的工業建設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距離更遠。在這十年之中,國民經濟的秩序被打亂,工業化建設被迫停止,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受到嚴重影響。

        三、逐步的恢復

        自1976年至改革開放后的2003年,是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恢復階段。這一階段前后一共歷經約28年時間,包括1976年至1980年的第五個五年計劃、1981年至1985年的第六個五年計劃、1986年至1990年的第七個五年計劃、1991年至1995年的第八個五年計劃、1996年至2000年的第九個五年計劃和2001年至2005年的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前三年時間。這28年中有26年處于改革開放的歷史時期。在這一艱難的恢復階段,國民經濟得到較為迅速的發展,工業化建設取得的成效十分顯著。由于打開了對外開放的大門,新中國源源不斷地接受了來自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和先進設備,利用新技術革命帶來的高科技成果,在工業化建設的道路上邁開新的步伐。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1978年12月18日,在中華民族歷史上,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都必將是載入史冊的重要日子。這一天,我們黨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實現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歷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偉大征程。”[6]

        由于改革開放,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得以恢復和發展。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部課題組的研究表明:“1995年,中國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為18,表明中國還處于工業化初期,但已經進入初期的后半階段。到2000年,中國的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達到了26,這表明1996到2000年的整個‘九五’期間,中國處于工業化初期的后半階段。到2005年,中國的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是50,這意味工業化進程進入中期階段。也就是說,‘十五’期間,中國工業化進入了高速增長階段,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年平均增長接近5。單獨的計算表明,在2002年,中國的工業化進入中期階段,工業化綜合指數達到了33分,如果認為從工業化初期到工業化中期,具有一定轉折意義的話,那么,‘十五’期間的2002年是我國工業化進程的轉折之年。”[7]

        在這一階段,改革開放為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帶來新的活力。改革開放的起步就是引進外資、啟動停滯已久的工業化建設。一批批中外合資企業、中外合作企業、外資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在中華大地建立起來。這些企業不僅為我國的經濟建設帶來寶貴的資金,更重要的是為工業化帶來先進的技術和裝備。同時,臺資、港資企業也大量涌入內地經濟建設的各個領域。隨后,民營企業由無到有,逐漸發展壯大起來,成為工業化建設中一枝不可或缺的生力軍。于是,成千上億的農村青壯年勞動力開始進城打工,加快了工業化的建設進程。而且1992年黨的十四大召開之后,市場化改革的啟動更是加快了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的步伐。在這期間,國有企業改革困難重重,甚至在20世紀末出現大面積虧損、總體上虧大于盈的局面,大批國有企業職工下崗,大批國有企業倒閉或被兼并。關鍵時刻,黨的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及時采取應對措施,迅速扭轉了國有企業的經營困難局面。2003年,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1.67萬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突破1000美元,跨上一個重要臺階;城鎮新增就業859萬人,下崗失業人員再就業440萬人;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9%,農民人均純收入實際增長4.3%。同時,在工業化建設進展順利的基礎上,首次載人航天飛行獲得圓滿成功。  

        四、亮麗的騰飛

        歷史地看,“十五”期間的2002年是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轉折之年。在此轉折之后,2004年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開始進入騰飛階段。工業化的騰飛階段是實現工業化前的沖刺階段,也是國民經濟發展特定時期出現的高增長階段。新中國的工業化騰飛是在“十五”計劃期間實現的,在圓滿完成“十五”計劃后,還要經歷2006年至2010年的“十一五”規劃、2011年至2015年的“十二五”規劃、2016年至2020年的“十三五”規劃,才能基本實現工業化。[8]問題在于,對于2004年進入工業化騰飛階段,對于至今我國經濟發展仍然處于工業化騰飛階段,截至目前還有很多人沒有認識到,表現在對騰飛階段出現的經濟高增長不理解,總是認為增長太快了,希望經濟增長的速度能夠慢下來。這種觀點其實并不符合客觀實際,也不利于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外國的經濟學家實際上不了解我國經濟發展的準確情況,他們沒有說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進入騰飛階段,不等于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沒有進入騰飛階段。事實上,每一個實現工業化的國家,在實現工業化之前都必然會經歷一個經濟高速增長的騰飛階段。

        為什么在實現工業化的進程中必然會出現騰飛階段?對此,可以用“山體效應理論”和騰飛假說加以解釋。“山體效應理論”就是以山體表示經濟整體,以山形線表示這一整體中發展不平衡的勞動智力水平,以最高點即山頂的位置表示這一整體的經濟發展水平,以此表明勞動智力發展的最高水平決定了經濟整體的發展水平。“山體效應理論”闡明,任何地方的經濟發展都取決于勞動智力的發展,任何地方的經濟發展水平都取決于其勞動智力發展的最高水平。發達國家就是因為擁有高智力的復雜勞動者,才帶動經濟發展達到較高水平,其中最高水平的勞動智力作用決定了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落后,根本原因在于勞動智力發展水平偏低,與發達國家最高的勞動智力發展水平相比存在較大差距。這就是說,依據“山體效應理論”,在現實中不是最低點的勞動智力水平決定不同國家之間的經濟發展差距,而是最高點的勞動智力水平的差距拉開了各個國家間的經濟發展水平的距離。于是,只要肯定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發展是由勞動智力的發展水平決定的,那就可以對工業化進程中出現的騰飛階段進行解釋。[9]騰飛假說假定勞動智力的發展使得一定的先進技術構建成統領一國經濟發展的高平臺,那么這一平臺建成時就會吸引平臺之下的經濟運動迅速向平臺之上轉移,因而就可能引起經濟發展水平的大幅提升,進入一個持續高增長的騰飛階段。由于在工業化的進程中,高技術的應用是必然的,向高技術平臺轉移也是必然的,因此,一定會出現高增長的騰飛階段。在客觀上這是不可阻止、也不可復制的。對此,關鍵是要明確,工業化的進展一旦達到一定的技術高點,就會形成一個平臺,形成所有經濟都要躍上這一平臺的趨勢,由此國民經濟就會出現持續的高增長,直至幾乎所有的、主要的經濟活動都躍升至這個平臺之上。也就是說,工業化達到一定高點之后經濟必然騰飛,而騰飛必然是以經濟高增長的方式持續到工業化實現。[10]  

        具體來說,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之所以能在2004年迎來騰飛,開始進入表現為經濟高增長的騰飛階段,就是因為到了這一年,全世界的先進技術,除去少量的尖端軍工技術外,都已經進入了中國。我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高科技平臺的建立,由此代表了我國經濟整體中勞動智力發展的最高水平,并決定了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可以進入最后的沖刺階段。如果沒有改革開放,沒有新技術革命的高科技成果涌入中國,沒有市場化的改革取向,沒有資本市場發揮的巨大作用,新中國的工業化騰飛必將延遲。在這其中,最重要的是技術力量的作用,是整個經濟中的高技術匯集決定了工業化建設的騰飛。這種騰飛是有技術平臺支撐的,這就是勞動智力發展的最高水平的支撐。2008年,整個世界遭遇了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各個國家或地區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和損失,唯有中國一枝獨秀,繼續保持經濟高增長的態勢,就是因為中國經濟正處于具有強勁發展動力的工業化騰飛階段。今天看來,特別值得驕傲的是,對于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騰飛,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明確指出:“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11]

        五、實現工業化

        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出:“走新型工業化道路,大力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和可持續發展戰略。實現工業化仍然是我國現代化進程中艱巨的歷史性任務。信息化是我國加快實現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必然選擇。堅持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以工業化促進信息化,走出一條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人力資源優勢得到充分發揮的新型工業化路子。”這就是說,新中國要實現的工業化必須是新型工業化,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必須走新型工業化道路。

        必須明確,與以往不同,新型工業化的基本特征:一是信息化導引。必須以信息化產業的發展為支撐,帶動整個工業化體系建設,即新中國的工業體系必須建立在最為先進的信息技術高度發展的基礎之上。二是排斥夕陽產業。不能再搞落后的、沒有市場發展前景的產業,更不能再搞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產業。必須注重市場需求和環境保護,盡力減少工業污染。三是技術貢獻增加。與傳統工業化不同,不是搞工業就行,而是必須保證技術先進,技術對于產值的貢獻更大,需要依靠技術賺錢,而不是單純依靠規模獲取效益。四是工業比重下降。傳統的工業化是工業比重上升,而新型工業化是工業比重下降,第三產業即服務業的比重上升。為發展服務業創造條件是對新型工業化的一項極為重要的要求。五是伴隨著城鎮化的實現。傳統的工業化是伴隨城市化實現的工業化,而新型工業化則要求伴隨城鎮化實現工業化。城鎮不同于城市,今后城市不是發展工業的主要載體,工業建設主要是在城鎮,即工廠要下鄉、城市要變樣。城市要成為居住、休閑、教育、貿易、娛樂、醫療、行政工作之地,而不再是工業發展之地。這是新型工業化與實施城鎮化戰略之間的互動關系。

        《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指出:“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必須適應市場需求變化,根據科技進步新趨勢,發揮我國產業在全球經濟中的比較優勢,發展結構優化、技術先進、清潔安全、附加值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這就要求在“十二五”時期及以后,必須直接進入高新技術領域,不能再以發展傳統工業為主攻目標,一定要加快新型工業化的步伐,朝著實現新型工業化的目標邁進。[12]

        黨的十七大報告指出:“到2020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時,我們這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和發展中社會主義大國,將成為工業化基本實現、綜合國力顯著增強、國內市場總體規模位居世界前列的國家,成為人民富裕程度普遍提高、生活質量明顯改善、生態環境良好的國家。”這就是說,新中國工業化的基本實現是與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同步的,到2020年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任務將基本完成。實際上,沒有工業化的基本實現,就沒有全面小康社會的建成,工業化的基本實現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經濟基礎和前提保障。基本實現工業化就是說,按照全國的平均數值達到工業化的基本要求。基本實現工業化后還要全面實現工業化,即各個省份全部達到工業化的數值要求。

        黨的十八大報告指出:“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道路,推動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工業化和城鎮化良性互動、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促進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 這就是說,不論是基本實現工業化,還是全面實現工業化,總之,進入21世紀后,尤其是在黨的十八大之后,必須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新型工業化道路。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從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那時,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將大幅躍升,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這就是說,在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之后,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還要經過15年時間的奮斗,到2035年才能全面實現工業化。就像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就是基本實現工業化一樣,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目標就意味著新中國的經濟建設將全面實現工業化。

        從2004年開始工業化騰飛,到2035年全面實現工業化,將歷時31年。一般來說,在現代經濟條件下,進行工業化建設,其最后的國民經濟高增長的騰飛階段大致都需要30年或30年以上的時間。如,日本1964年開始工業化騰飛,到1994年全面實現工業化,用了30年的時間。而在全面實現工業化后,不論是哪個國家,經濟增長速度都將慢下來,一般只能保持3%以下的年經濟增長速度。這一方面是由于經濟總量特別大,國內生產總值已由工業化騰飛前的每年十幾萬億元擴展到上百萬億元,經濟增量相比經濟總量只能相對縮減比例;另一方面,技術平臺的帶動效應已經基本釋放殆盡,無法繼續支撐經濟的高速增長。然而,就新中國的經濟建設來說,盡管全面實現工業化后經濟增長速度會降下來,但經濟增長的質量會進一步提高和增強,目前經濟發展聚集的后勁和創新能力,將保證國民經濟發展依然良好有序地向前奮力挺進。正如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的:“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就是說,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在新中國成立100年之際,中國將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這一歷史性跨越是在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全面實現的基礎上再繼續奮斗實現的。在這一繼續奮斗的過程中,歷經曲折的工業化建設取得的成就和積累的經驗,將為新中國成立100年時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奠定堅實基礎。

        六、結語

        實現工業化是新中國成立后在“一五”計劃時期提出的奮斗目標,實現新型工業化是進入20世紀后新中國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明確任務。在新中國成立70年的發展歲月中,最初經歷了工業化起步的輝煌,在蘇聯的幫助下勝利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邁開了啟動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堅實步伐。此后便是曲折,進入一個無奈的發展低谷時期。由于受到各種干擾,在“二五”時期、國民經濟調整時期、“三五”時期和“四五”時期,新中國的工業化受到很大影響。此后直到“十五”計劃的第三年,前后共計28年,是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恢復時期,取得了十分顯著的成效,而這主要得益于改革開放,使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終于又邁開了新的步伐。2004年是“十五”計劃的第四年,也是一個特別值得慶賀的轉折點。就在這一年,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進入了騰飛階段。騰飛是一個形象的說法,其涵義就是指工業化建設進入了實現工業化之前的國民經濟高速增長階段。直至2019年,新中國的工業化建設仍然處于這一階段。在這一階段之后,將是工業化的實現,先是基本實現工業化,再是全面實現工業化。由于要實現的是新型工業化,因而預計新中國將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基本實現新型工業化,然后再奮斗15年,在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時全面實現工業化,以此奠定基礎,迎接新中國成立100年時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的實現。總之,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歷程是曲折的、成就是巨大的,新中國新型工業化的實現是偉大的改革開放實踐的成果,是在黨的堅強領導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取得的致力于國家富強和人民生活美好幸福的成功。

       

        【參考文獻】

        [1]章向平.“一五”計劃:中國工業化的起點——紀念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J].北京政法職業學院學報,2011(3):92-94.

        [2][4]李秋奇.三面紅旗[J].檔案天地,2013(6):10-12+57.

        [3][5]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EB/OL].中國共產黨歷次全國代表大會數據庫,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index.html.

        [6][11]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8-12-19.

        [7]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部課題組.我國進入工業化中期后半階段——1995~2005年中國工業化水平評價與分析[N].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2007-09-27.

        [8]錢津.中國的工業化與通貨膨脹[J]. 中州學刊,2011(1):47-51.

        [9]錢津.2011:中國將繼續工業化騰飛[J].開放導報,2011(6):17-22.

        [10]錢津.中國工業化與貴州經濟騰飛[J].發展研究,2011(7):15-19.

        [12]錢津.論加快貴州省新型工業化的步伐[J].管理學刊,2011(3):45-50+108 .

      作者簡介

      姓名:錢津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