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圖書情報學
      “深閱讀”之爭議與再思考
      2018年11月22日 15:24 來源:國家圖書館學刊 作者:李凡捷 李桂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全民閱讀”的推動力度不斷加強、“深閱讀”缺位成為社會性話題的背景下,圖書館與社會各界正在逐步展開構建深度閱讀推廣模式的實踐探索。然而,盡管“深閱讀”早已成為新聞與出版學、教育學、文化學、文學、圖書情報學等多學科探討的熱點概念,學界關于深閱讀的理解仍存在著諸多爭議。面對閱讀推廣主體關于“何為深閱讀”“如何實現深閱讀”“何以評估閱讀深度”的疑問,研究者各自基于其對深閱讀的理解展開討論,各方莫衷一是,整個研究體系缺乏堅實的理論根基,未能滿足實踐繁榮下的理論需求。基于此,本課題組繼構建“深閱讀”概念后[1],擬圍繞“關于深閱讀的理解存在哪些爭議”“各類觀點沖突的根本矛盾何在”“如何消減沖突、凝聚共識、理解深閱讀”等研究問題展開討論。在梳理既有文獻、析出爭議焦點的同時,基于專家調查結果分析不同見解之間的內在聯系,探求觀點沖突的根本矛盾,以期對深閱讀作出進一步思考,為深度閱讀推廣的目標設置、方案設計、績效評估提供理論依據。

        

        1 關于深閱讀的爭議

        

        1.1 深閱讀與“新”  1.3 深閱讀的靜與動:“孤獨靜觀”抑或“對話聯結”?

        

        深閱讀應當是“靜默的”還是“活躍的”?深閱讀應當形成于“孤獨的個體沉思”還是“聯結群體智慧的主體間性對話”?在關于深閱讀理解的探討中,研究者們所描摹出的深閱讀特征的沖突,不僅僅在于深閱讀的“嚴肅”屬性與“享受”屬性之辯,深閱讀的“安靜”“孤獨”與“對話”“聯結”之辯亦已成為爭議的焦點。

        

        在“孤獨靜觀”式的深閱讀影像中,深閱讀是一種“安靜”的狀態,其“安靜”屬性主要表現為環境的安靜、文本的安靜以及讀者內心的安靜。其中,環境的安靜主要意指一種“孤獨靜默”的閱讀情境。持此理解的研究者主張,深閱讀是默不作聲的、私人性的體驗,是一個人與文本交流的孤獨情境,由此,讀者個體在一人獨處的孤獨境況中,通過特定文本和世界產生某種意義的關聯[2]。除此之外,深閱讀的文本也應當是“安靜的”“單調的”,深閱讀應當摒棄嘈雜的多媒體、超鏈接,將線性排列的文字作為閱讀的主角。最為重要的是,閱讀的理性特征進一步規定了深閱讀的“靜觀”特性。靜觀(contemplation)是指專注凝神的狀態,即莊子所說的“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是閱讀過程中不時或持續產生的沉思冥想[2],是讀者達成內心的安靜后所進入的沉浸式閱讀狀態。而這一特性,則對深閱讀的養成至關重要。

        

        然而在深閱讀的另一種理解中,深閱讀卻不再是孤獨的、獨屬于讀者個體的沉思冥想,正相反,持此理解的研究者將深度閱讀看作為一場多主體聯結的對話。接受美學認為,未被閱讀的作品僅僅是一種可能的存在,每一個具體的讀者總是從其所處的特定歷史時期、所接受的教育水平、生活境遇、審美趣味、其獨有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出發來閱讀作品,這就構成了不同的期待視野,而作品的意義則是作者所賦予的意義與接受過程中讀者所賦予意義的總和[31]。基于這一理論,當代文本解讀觀將深度閱讀中的文本解讀視為讀者與作者主體間性的對話,這種“對話”交流活動本質上是一種解讀主體的能動性參與行為。它要求讀者充分調動能動機制,積極地參與對文本的解釋和建構:不僅要通過對文本符號的解碼,把創造主體所創造的文本中所包含的豐富內容復現出來,加以充分的理解和體悟;還要讀者將自己的生活經驗置于文本,融注自身的感知、想象、理解、感悟等多種信息因素的發現性活動,對文本的“空白”結構加以充實與建構,填補文本中的“未定點”。通過對“文本”的解讀和體驗,讀者在理解世界的同時也理解自己,在建構文本意義的同時自己也得到同樣的建構。在文本解讀時,讀者一方面把自身體驗融注到文本的生活表達中,另一方面,在對“他人的世界”的感悟和體驗過程中,擴展自己的世界,獲得對自己有益的意義[32,33]。

        

        2 專家調查:觀點匯集

        

        為進一步探究關于深閱讀的不同見解的內在聯系,本課題組從上述爭議出發,在既有的研究中提煉出17條有關深閱讀的代表性觀點,編制Likert量表;并利用2017年4月14日重慶召開“第一屆全國圖書館閱讀推廣理論研討會”會議機會,邀請與會的35位相關領域專家參與調查,從不同角度征詢受邀專家對深閱讀的理解。專家調查內容如表1所示。

        調查數據顯示,受邀專家對深閱讀的“享受”屬性與“對話”“聯結”屬性已基本達成共識,專家對相關陳述的同意程度評分均值均高于4.O(“同意”),且意見相對統一,離散程度較小。此外,受邀專家對深閱讀的“參與”屬性認同程度也相對較高,但相較于情感參與,專家們更傾向于將讀者智力高度參與的閱讀與深閱讀聯系在一起。     而受邀專家對于深閱讀與閱讀載體、閱讀對象的關系,仍存在較大的意見分歧,且兩極化傾向最為明顯。就“紙本閱讀載體比數字閱讀載體更易促成深閱讀”這一陳述,34.3%的專家表示非常同意,而20%的專家則提出明確的反對意見。而對于“深閱讀與閱讀對象沒有必然聯系”這一觀點,48.6%的專家明確表示支持,而42.9%的專家則明確表示反對。此外,專家對于深閱讀與碎片化閱讀、深閱讀與閱讀動機的關系同樣存在爭議,其觀點較為分散,且有較多專家沒有給出明確的支持或反對意見。但就評分均值而言,受邀專家對“碎片化閱讀未必不是深閱讀”這一觀點的認同程度略高于“碎片化閱讀不會是深閱讀”觀點。專家意見分布情況具體如表2所示。    

        

        運用RapidMiner對調查結果進行k-Means聚類分析發現,受邀專家關于深閱讀的理解基本可分為三個類別(因一份問卷有缺失值,故相應個案未計入在內)。各類別專家意見分布如圖1所示。

        

          

        

        圖1 各類別專家意見分布

        

        注:圖中各類別在陳述S1~S17下的取值為相應類別專家意見的均值。

        

        進入全媒體時代,“閱讀”正在被重新定義。相較于依托于紙質書籍的、線性的、專注的傳統閱讀,表現為數字閱讀、新媒體閱讀、網絡閱讀、碎片化閱讀的“新閱讀”在閱讀載體、閱讀對象、閱讀行為上均呈現出顯著的差異。面對閱讀的轉型,部分學者指出,“新閱讀”正在使閱讀面臨著淺薄化的風險,他們主張重返紙媒、回歸經典,認為傳統閱讀是實現深度閱讀的唯一路徑[2]。然而,亦有學者指出,把新閱讀等同于“淺閱讀”、把傳統閱讀等同于“深閱讀”的觀點都是偏頗的,深閱讀正憑借其自身獨特的意義再生產機制,在當前的數字化閱讀行為中重煥生機[3]。由此,關于“新閱讀”能否是“深閱讀”的討論,逐漸成為學界爭議的焦點。

        

        “新閱讀”的反對者們認為,數字媒介下的信息多呈現出海量、粗淺化、碎片化、多媒體、超文本的特征,加劇了讀者的認知負荷,進而造成了讀者注意力的分散、記憶力的衰減、想象力的鈍化[4]。以超級注意力為認知特征的瀏覽式閱讀大行其道,而曾經流行的以深度注意力為認知特征的沉浸式閱讀日趨衰微[2]。此外,不同于可翻閱的、“散發著油墨香氣”的紙本書籍,數字閱讀設備反光的屏幕與“消失”的書頁都帶給讀者極大的困擾[5]。“屏讀”難以帶給讀者能夠媲美紙本書籍閱讀的沉浸體驗,并由此基于“媒介決定論”的觀點,反對者們否定了數字閱讀發展為深閱讀的可能性。然而,另有部分研究者指出,閱讀的深淺狀態并不取決于閱讀的載體,數字媒介不會削弱讀者的閱讀專注度[6],以閱讀載體定論閱讀深淺的方式完全忽視了閱讀主體的能動作用和閱讀本體的內在機制[7]。他們認為新媒介同樣為“深閱讀”提供了條件和保證,讀者有能力掌握和利用新媒介并充分利用數字閱讀在便利性、交互性、聯結性上的優勢,而推動數字化深閱讀的實現更是新媒體時代回歸深度閱讀的精髓所在[8,9]。持這種觀點的研究者一方面指出,閱讀的深淺不應取決于閱讀載體,而應取決于讀者對待閱讀的態度[10]、閱讀中的思考深度[11]或閱讀中的思考和感悟程度[12];另一方面,則嘗試從閱讀社群培育、閱讀設備改進、社會化批注、知識圖示等角度出發,提出推動數字化深閱讀實現的策略。

        

        此外,部分學者認為,深度閱讀依賴于具有較大知識信息含量和較高系統性的閱讀對象[13],甚至所謂的“經典文本”;而新媒介下碎片化的閱讀對象則象征著信息的碎片化、思維的碎片化、思想的碎片化[14],對人們知識體系的形成及思維能力的培養都構成挑戰[15]。并有學者進一步指出,足夠的時間積累是讀者進入深層次閱讀狀態的必要條件[16],深閱讀應當是慢的、仔細的,需要讀者反復咀嚼、反復品味,表現為閱讀對象碎片化和閱讀時間碎片化的碎片化閱讀與深閱讀之間存在根本對立。對此,有研究者指出,一方面,盡管“碎片化”閱讀作為一種新興的閱讀模式,挑戰了人類在印刷文明下形成的深閱讀模式,但我們對未來應抱以樂觀態度,隨著信息的再組織和人類數字閱讀能力的提高,這種閱讀模式未嘗不能在適當的引導下實現信息時代的深閱讀17]。另一方面,碎片化閱讀并非一無是處,它可以幫助讀者更快地獲取多元信息,從而基于對事物的全面認識形成理性認知;此外,碎片化閱讀可以打破學科界限,增進知識的流動、重組、融合與創新,如果讀者為了特定目的而不斷延展閱讀領域,所獲信息也可匯聚成深度的認識[18]。

        

        1.2 深閱讀:“嚴肅”的閱讀抑或“享受”的閱讀?

        

        盡管在“深閱讀”與“新閱讀”的論辯中,部分研究者就“閱讀的深淺不應取決于閱讀的載體”達成了一致意見,然而,研究者對深閱讀的具體形態仍存在分歧。一個焦點問題就是,深閱讀到底是“嚴肅”的閱讀,還是“享受”的閱讀?

        

        自2004年至今,已有諸多學者提及,深閱讀是以獲取知識、鍛煉思維、提升自我為目的的深層次閱讀形式,深度閱讀不同于休閑閱讀,目的性、學習性與研究性是其本質屬性[19-21]。此外,深閱讀需要讀者對書本心懷敬畏,基于一種自我完善和自我實現的志愿去“啃”一本書,在“靜心沉潛”“細細品讀”的過程中實現理性的參與和思考[22-24。其價值在于幫助讀者獲取知識,提高思維能力,在領悟中形成自己的人生哲學基礎,并由此實現知行合一的升華[25-27]。無論是從讀者的閱讀動機、閱讀態度、閱讀參與還是閱讀效果出發,上述理解中描摹出的深閱讀影像都頗具“嚴肅性”。

        

        然而,Jacobs A(2011)[28]則指出,閱讀不應當是“吃有機蔬菜式的腦力勞動”或是“社交和道德保健”,將閱讀的動機與價值簡單地進行“獲取信息和增長知識—娛樂消遣”的二元分割,是難以體會到閱讀樂趣的含義的。在對深閱讀的另一種理解中,與其說深閱讀是“心懷敬畏”的、“靜心沉潛”的,不如說深閱讀是“享受”的、“闡釋沉浸”的[29]。盡管無論是“嚴肅”的深閱讀還是“享受”的深閱讀,持這兩種理解的研究者均強調讀者參與閱讀的投入程度應達到較高水平,但不同于前者的是,在享受型閱讀的理解下,讀者的投入狀態不是“凝神聚思”的意志過程,而是一種自然產生的“心流體驗”。Csikszentmihalyi和LeFevre[30]在最佳體驗(optimal experience)理論中指出,工作或休閑娛樂情境下,適度的挑戰能激發人們積極的“心流體驗”,在這種狀態下,人們更為活躍、專注、快樂、滿足且更富創造力。而在閱讀情境中,隨著閱讀參與程度的不斷加深,體驗也將隨之達到最高層次。在此階段,讀者能夠進入“闡釋沉浸”的狀態。讀者被閱讀內容深深吸引,積極投入到文本的解讀與闡釋中,達到時空的失真狀態,是一個主動享受閱讀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讀者將收獲豐富的思考體驗、情感體驗、價值體驗、審美體驗等。

      作者簡介

      姓名:李凡捷 李桂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