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熱點資訊
      美國給歐盟脖子套上繩索
      2019年05月21日 09:4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孫少鋒 尹昊文 字號
      關鍵詞:歐洲;汽車關稅;歐盟;美國 ;特朗普

      內容摘要:據法新社報道,特朗普5月17日宣布,將推遲6個月決定是否對進口汽車征收高額關稅,同時美國正在與主要貿易伙伴進行談判。路透社則稱,美方此舉是為了留出更多時間與歐盟等組織與國家進行貿易談判。美頻打汽車關稅牌

      關鍵詞:歐洲;汽車關稅;歐盟;美國 ;特朗普

      作者簡介:

       

        據法新社報道,特朗普5月17日宣布,將推遲6個月決定是否對進口汽車征收高額關稅,同時美國正在與主要貿易伙伴進行談判。特朗普原定在在5月18日最后期限到來時宣布是否對汽車實施25%的懲罰性關稅,這令歐盟、日本、加拿大等感到擔憂。

        路透社則稱,美方此舉是為了留出更多時間與歐盟等組織與國家進行貿易談判。

        

        美頻打汽車關稅牌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上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閃現”布魯塞爾。5月13日,在訪問俄羅斯的行程中,蓬佩奧突然取消前往莫斯科的計劃,返身前往布魯塞爾與歐洲領導人討論“緊急問題”。美歐關系正經歷多事之秋。

        “這不是美國第一次延緩征收汽車關稅。”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說,“上一次,在美國決定開征鋼鋁稅后,特朗普政府就緊接著威脅說要開征汽車關稅,其目的是逼迫歐盟在貿易問題上予以讓步。最后,歐盟以同意重開所謂美歐貿易談判為籌碼,使美國沒有馬上開征汽車稅。這一次,在美歐貿易談判沒有進展的情況下,美國又故技重施。實際上,美國已經將汽車關稅當作一張牌,在關鍵時刻打出,以期對歐盟進行施壓。”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表示,延緩汽車關稅的征收是美國的緩兵之計。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不想“全面開花”。目前,美國主要精力在對華貿易戰上,延緩汽車關稅的征收可以避免同時與大多數貿易伙伴開戰;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正在推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在國會的通過,一味對歐施壓可能影響其國會投票。但在6個月的時間內,美歐能否達成協議依然是個未知數,如果雙方能找到緩和空間,關系自然會有所改善。實際上,由于雙方分歧點過多,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并不大。美國此次僅僅是策略性地延緩征收汽車關稅。

        據英國《泰晤士報》日前報道,默克爾此前表示,隨著大西洋兩岸在美國制裁伊朗等問題上的分歧擴大,“戰后秩序的確定性”開始瓦解。隨著德美因關稅、氣候變化和國防開支等問題發生沖突,默克爾在過去幾個月對特朗普發出了一系列間接的指責。她還進一步呼吁,歐盟必須積累“與我們的經濟能力相稱的政治力量”,以便歐盟能夠獨立于其他大國采取行動。

        嚴重分歧撕裂美歐

        據法新社近日報道,兩位美國國防部高官不久前致信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對“歐洲防務基金”等計劃深感不安。這封信還警告說,美國可能以對歐盟的限制作為回應。信中說:“很顯然,我們的歐洲伙伴和盟友不會歡迎美國實行類似的相互限制,我們也不會樂見將來不得不考慮這些限制。”

        據美國《新聞周刊》5月15日報道, 至少一部分歐洲領導人不再將美國視為歐盟的主要盟友。例如,默克爾指出,美國在技術領域的主導地位對歐洲構成挑戰。谷歌、臉書和亞馬遜等美國公司長期主導全球市場,在一些引人注目的案例中,它們與歐盟在反壟斷和監管政策方面陷入長期的法律戰。

        袁征指出,冷戰結束以來,跨大西洋關系曾有過多次波折。現在來看,美歐關系依然處于不確定、不穩定的狀態。雙方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其一是北約問題。今年是北約成立70周年,但只召開了相關國家的外長級別會議,消息人士稱,目的是避免領導人發生爭吵。特朗普要求歐洲盟國增加軍費開支等舉動,是目前北約內部的主要沖突點。而自蘇聯解體以來,北約凝聚力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

        其二是經貿問題。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國優先”和貿易保護主義,要求重新就美歐貿易關系進行談判,并且一味“以己度人”,這讓歐洲國家難以接受。美國之前希望先與德國進行雙邊貿易談判,但被德國回絕,默克爾稱歐盟是一個整體。顯然,默克爾希望通過整體談判的方式,給予美國壓力,削弱美國在經貿方面的優勢。

        其三是全球治理方面的分歧。特朗普政府屢屢作出的退群毀約舉動,削弱了雙方基于傳統盟友立場的信任。近來針對伊核協議,雙方分歧尤為明顯。默克爾在接受《南德意志報》就表示,歐洲竭力維護限制伊朗核計劃的協議,而特朗普單方面放棄了這一協議。

        “美歐關系的變化還有深層次原因。”崔洪建說,“特朗普以反建制、非主流的形象上臺,而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依然是所謂的建制派。雙方的行為邏輯出現巨大差異,共識越來越難以達成。”

        互信基礎不斷受侵蝕

        據英國《衛報》網站5月15日報道,默克爾在其任內的最后一次歐洲議會選舉前夕表示,歐洲必須重新自我定位,以應對美俄中這三個全球強大對手構成的挑戰。默克爾在接受德媒采訪時說,在面臨從俄羅斯干預選舉、美國對數字服務的壟斷到中國的經濟影響力等一系列挑戰之際,歐洲必須更好地建立統一戰線。

        崔洪建表示,美歐目前在共同利益、價值觀念上已經出現比較嚴重的分歧。這些分歧,又與國際形勢的變動相互牽連,使美歐關系難以在短時間內重新定位。這個過程可能很漫長,而且會與國際局勢相互影響。目前來看,美歐關系的變化,越來越受到第三方的因素影響。在貿易問題上,美歐貿易談判會受到中美貿易關系影響。在安全問題上,美歐關系又會受到美俄關系影響。所以美國在處理美歐關系時,會考慮中國和俄羅斯的反應。而歐洲在應對美國時,也會考慮中國和俄羅斯的態度。

        袁征指出,受到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政策影響,歐盟會采取相應措施,加強自身凝聚力,逐漸擺脫對美國的依賴,朝更加獨立的方向發展。美國的對歐政策會影響這一變化的進程,但無法改變這種趨勢。

        “美歐的相處方式正在發生變化。”崔洪建說,“之前雙方的矛盾和爭吵是建立在互信基礎上的‘內部矛盾’,但現在的相處方式則不斷出現強迫和交易,互信基礎不斷受到侵蝕。歐洲試圖采用多邊主義方式來對付美式單邊主義,但這難以解決雙方正在出現的利益博弈和觀念分歧。”

      作者簡介

      姓名:孫少鋒 尹昊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