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南 >> 區域特色
      成都再發現唐代城墻 千年前成都城,輪廓是這樣的
      2019年05月21日 08:50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吳曉鈴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吳曉鈴

        公元876年,唐代劍南西川節度使高駢修筑羅城,基本奠定了從唐至明清時期成都城市的范圍和格局。史料記載“周二十五里”的成都羅城,究竟分布于何處?

        5月20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外宣布,繼同仁路、天仙橋南街等地之外,在成都的西北角通錦橋附近,再度發現了唐代城墻。結合多年來的考古發現,已經可以勾勒出唐代成都城的范圍和格局。

        據介紹,此處唐代城墻遺存,將在未來得到原地保護。

        170米唐城墻再現于通錦橋

        2018年10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在對通錦橋的一處基建項目進行考古發掘時,發現了這處唐代古城墻遺址。記者在現場看到,這片城墻殘長約170米左右,寬度從八九米到十二米不等。整個城墻墻體為夯土筑成,外砌包磚。夯土殘高約1.6米,透過考古隊的標計,可以看到夯土多達20層。在城墻外側包磚之下,還用磚石鋪地做成了大約1米寬的“散水”。“散水”鋪法規整,分斜鋪、平鋪兩種構建方式,外側以丁磚固定。考古隊通錦橋路城墻遺址現場負責人江滔介紹,“散水”的功能就是避免城墻上的雨水流下來沖刷城墻基腳,以起到保護作用。

        站在唐代的城墻夯土之上,可以看到城墻被分為了西、中、東三段。中段因為現代房屋的修建已基本損毀,唯有西段保存最為完好。透過城墻的剖面,可以看到城墻修筑是先挖基槽,槽內筑一層夯土,再鋪卵石和泥土層層夯筑。城墻兩側的小基槽,就用于堆砌城墻包磚。在唐代城墻之外,還可以看到清代城墻巨大的壓腳石。它由三合土上再壘砌紅砂石條鋪成,可見唐代以后,成都的城墻基本上就是在唐代城墻的基礎上修建的。

        有意思的是,這片城墻行至成都西北角時,從南北向轉為了東西向,整體呈現出向城內收縮之態,這在歷史上還因此有一個美麗的傳說。江滔透露,高駢修筑羅城時,有茂縣龍池神女托夢,希望他不要用城墻將此處飲馬河邊的龍女祠包圍起來。否則,她就不能來回自如地回到她的家鄉。為此,高駢特地將城墻在此內縮,將龍女祠留在了羅城之外。當然,高駢讓城墻在此收縮,托夢說也許只是其中一種,更多因素也許只是根據飲馬河的走向修筑,最終將飲馬河巧妙變為羅城護城河而已。

        唐城墻背后有一段軍防史

        唐代成都商業繁華,尤其安史之亂以后開始有“揚一益二”之稱。然而這段揭露出來的唐代城墻,卻有不少漢代及六朝時期的花紋磚,這又是何故呢?江滔透露,唐代羅城雖然從此奠定了成都的城市格局,但羅城的修筑時間其實非常短暫。工期緊、材料短缺,歷代墓葬及古建中的花紋磚石,也不得不被“有效利用”。

        原來,唐代四川因為靠近西南邊陲之故,在唐中期以后就經常受到南詔國的侵襲。南詔每次入侵,成都周邊居民便擁入成都避難,成都城不大且無完善外郭的弊病就顯露出來。

        公元875年,高駢被任命為節度使,次年便上書皇帝,請求重修成都城池。史料記載,唐代羅城的修筑只花了96天,周長25里,城墻外表第一次使用磚砌,城墻上還修建了用于守城的城樓、庫房、通道,城墻頂部外面修女兒墻等,從此防御能力大增。在修建的過程中,高駢“悉召縣令賦役”等,而且他還制定了嚴格的制度,“吏受百錢以上皆死”。此外,筑城所需要的磚石,除了歷代的墓磚和唐磚,通錦橋附近的佛教寶剎凈眾寺(明代更名為“萬佛寺”)的塔磚,也被拆來用于筑城。

        原地保護展示“成都記憶”

        江滔介紹,唐代羅城的修建,堪稱成都城市發展史上的大事。在秦滅巴蜀以后,張儀于公元前310年在成都先后修筑大城和少城,但東晉桓溫滅成漢政權,拆毀了少城。隋朝蜀王楊秀在原少城的基礎上增筑了南、西二隅。但是到了唐代,楊秀所筑新城逐漸毀圮,只剩下了子城。因此高駢出任節度使時,首要任務就是修筑城池外郭羅城。為讓城池有護城河,他還改道郫江為清遠江,在羅城西面利用原來的部分小溪開挖了一條西濠,讓成都城墻外有了完整的護城河。北京大學教授孫華曾經根據史料,勾勒出唐代羅城的大概范圍,即北至府河、南至南河,東至東較場,西至中同仁路一線。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成都城市考古先后在這條線上發現了近10處唐及五代的城墻。這些城墻遺存勾勒的范圍,與孫華教授梳理的羅城范圍大體一致。而此次通錦橋唐代城墻的發現,其在此內縮的修筑形態,也與史料記載相符。

        記者了解到,這處城墻遺址,因為對成都古城墻不同時期的變遷過程、位置及修筑方式提供了補充資料,且是研究成都城市與社會面貌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已確定將在未來原地保留,成為一處城市記憶的景觀,讓文物融入當代生活。

      作者簡介

      姓名:吳曉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