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黨政院校 >> 對話
      二月河: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2014年07月23日 10:37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中央紀委監察網站22日起推出“聆聽思想的聲音”系列訪談。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該網專訪時表示,中共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沒有像現在這么強的。

      關鍵詞:二十四史;文聯主席;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皇帝

      作者簡介:

      7月3日,二月河在家中接受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專訪

      7月3日,二月河在家中接受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專訪

        中新網7月22日電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中央紀委監察網站22日起推出“聆聽思想的聲音”系列訪談。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該網專訪時表示,中共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沒有像現在這么強的。這種力度絕對是不見史冊的,但反過來說,腐敗程度也是嚴重的。

        訪談全文如下:

        我想告訴大家,我們民族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

        問:您創作的《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大歷史小說,廣受海內外讀者歡迎。當初為什么選擇這些歷史人物作為創作題材?

        二月河:1982年在上海召開的第三次全國《紅樓夢》學術討論會上有人提到,康熙對我們中國歷史貢獻很大,但是到現在沒有一部像樣的文學作品,我腦子一熱就說由我來寫。

        中國封建社會從秦始皇開始算起,到宣統皇帝結束,辛亥革命以來,我們都是把注意力放到民族解放當中來看這兩千多年政治歷史的。從大歷史的格局來看,當時還沒有一部完整的文學藝術作品對中國封建社會的總體情況作較為全面的觀照,包括中國封建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還有軍事等諸如此類的形態,因此需要有一部全方位觀照大歷史的作品。

        問:您怎樣看待您筆下的這些人物?

        二月河:像康熙、雍正和乾隆這樣的歷史人物,我們用什么樣的歷史觀來觀照他們,這很重要。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提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就是實踐。那么檢驗歷史人物的標準也應該是歷史的實踐。我以這樣三點來評判歷史人物:第一,在中國歷史上,是否對國家的統一和民族的團結作出過貢獻;第二,在發展當時的生產力,調整當時的生產關系,改善當時人們的生活水平這幾個方面,是否作出貢獻;第三,凡是在科學技術、教育文化、發明創造這些方面作出貢獻的就予以歌頌,反之就給予鞭笞。

        我寫皇帝并不是對皇帝情有獨鐘,而是這樣的人容易帶領全局。他們都是當時的最高統治者,而且他們所帶領的時代又是中國封建社會最后一次輝煌,在回光返照中把中國傳統文化的輝煌呈現出來。

        這三部是皇帝系列,又叫“落霞”系列,我們的文明在那時像晚霞一樣絢麗,同時又存在一些很要命的東西,這就是太陽就要落山時的美麗與憂慮。憂慮的是我們的文明當中不只有精華,也存在糟粕,比如對于權力無原則地崇拜,對個人名利無止境的渴望和追求,文化上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等等。

        我曾經給43位中科院的教授上課,問他們當中有沒有人既是政治家、農學家、數學家,又是軍事家、書法家,還精通幾門外語。康熙就是這樣的人。數學當中的一元二次根,他很早就解過,還有農學中在試驗田種植雙季稻,都是他。康熙甚至還組建了我國第一個皇家科學院。

        如果商貿來往從康熙時期不停,西方工業革命的信息可使中國的工業革命大致與西方同步,或許就不至于有鴉片戰爭。所以我講,康熙是中國的潘多拉。我寫這三位皇帝,就是想表明,我們處在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關頭卻沒有抓住機遇,與工業革命擦肩而過。我用這樣的藝術形式來告訴大家,我們民族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歷史總是在提醒我們,不要重蹈覆轍,作家的責任就在于此。

        馮其庸先生說,你什么都不要搞了,《康熙大帝》就是你的前程

        問:剛開始創作時,有人質疑您,整個創作過程也非常不易,這么多年您是怎么堅持過來的?動力和信心來自哪里?

        二月河: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雄心壯志,父母親很早就參加革命,周圍的人都算成功人士,于是自己也想將來一定做一番事業。可是,父母親所在的部隊調動頻繁,我只好不斷地轉學。上學沒有上好,小學、初中、高中都留級了,留到1966年。文革開始后,高考沒了,去當兵,參軍又十年,33歲才當了指導員。別人33歲當正團,我還是一個副指導員,我不想當官了,我想做點事情。不能做官就在文學這條路上走一走。于是,我走上研究《紅樓夢》這條道路。我把我寫的研究文章寄給紅學會,他們也沒有給我回信。后來,我給紅學家馮其庸先生寫信,我說我寫的稿子請您看一看,如果我真不是研究《紅樓夢》的料,請您給我回一封信寫幾個字,我不在這兒浪費時間了。如果您覺得我是這塊料,也給我回幾個字。這個信去了幾天,馮其庸先生給我回信了,洋洋灑灑一百多字,主要就是說覺得我可以,這樣我就走進了《紅樓夢》。后來,1982年在上海召開全國第三次《紅樓夢》學術討論會后,我開始寫作康熙。

        到1985年,我已經寫了17萬字的《康熙大帝》,馮其庸先生看過后說,你什么都不要搞了,《康熙大帝》就是你的前程。1985年底,我寫了34萬字的《康熙大帝》,第二年6月份這個書就出來了。人生成功一個是力氣,一個是才氣,再一個還要有運氣。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