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地區版塊 >> 云南
      為崇高的理想而工作—專訪苗啟明研究員
      2019年04月15日 09:56 來源:云南省社會科學院 作者:哲學研究所/邵然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為迎接并慶祝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建院40周年,2019年4月4日,哲學所邀請已退休的諸位前輩回所訪談交流。在訪談中,前輩們結合自己的學術和工作經歷,為我所在職科研工作者分享了自己的治學心得,極大地激勵了后學們的學術熱情,使后學們深受鼓舞。其中,年逾八旬的哲學所原所長、知名學者苗啟明先生接受了專訪。苗啟明研究員,1938年生于河南濟源,1964年畢業于云南大學中文系中國語言文學專業,大學畢業后到基層擔任中學教師近二十年,1984年調入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從事哲學基礎理論、馬克思主義哲學等研究工作,1996年獲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先生于退休前在辯證邏輯、思維學等領域皆有建樹,退休后率先提出并發展了馬克思人類學哲學思想。先后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含后期資助)4項,撰寫學術論文200余篇,出版學術專著22部,并榮獲中國圖書獎、云南省省級一、二、三等獎10余項。

        苗啟明研究員采訪照    李月/攝

        哲學所:苗老師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請問您是什么時候來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所工作的?能否簡單地談一談,您來工作時哲學所的歷史發展狀況?

        苗啟明:我是1984年考入哲學所的,當時哲學所已成立兩三年了,掛在省委黨校,由宿士平兼任所長,楊燦震任副所長主持工作。定名為“云南省哲學研究所”。1985年省社會科學院有了氣象路的獨立地址后,正式劃歸社科院管轄。它的第二任所長是陳光,第三任所長是向翔,第四任所長是韓敬,我是1996年起擔任第五任所長的。期間哲學所與馬列所一度合并成為“鄧小平理論研究中心”,只有相對的獨立性,后在新任的納院長時期又恢復了哲學所。

        哲學所:您在進入哲學所工作之后,進行了哪些方面的哲學研究,取得了哪些成果?

        苗啟明:我進入哲學所之后,把我以前的研究逐步推了出來。首先是在云南大學中文系讀書時,正值美學大討論,我通過三年的學習研究,提出了與四家都不相同的一套獨立的美學理論體系——效應形態論,以此為根基的《美學原理探》已基本草成,后來在“文革”中與一大堆學術資料被抄沒。此后靠回憶寫成的一些論文組成了《審美世界的特質——效應形態論》一書,在1994年出版。

        我1964年畢業后分入企業的中學任教,開始了在大學時就關注的所謂“有待構建的”辯證邏輯的研究。通過研究我發現,它是由不同的學科內容混同的理論,從黑格爾的混同開始,經過恩格斯、列寧到當時(1982年)蘇聯與中國的學者,都未能突破這種含混。1983年我終于把它區分為“哲理邏輯學”(即哲學范疇體系)、“哲學思維學”(即“思維辯證法”)和“辯證思維方式論”三門學科,它們是不同層次的學科理論。三門學科形成了六本專著,它們雖然都有哲學史的根據,但這里是第一次把它們科學地分為三門學科并分別構建出其理論體系,此后再沒有人把它們混為一談。

        除上述研究外,我的第三項研究是在哲學所開始并完成的國內第一本《原始思維》專著,它從馬克思主義哲學出發創立了一個與國外理論不同的原始思維理論體系。第四項研究是對思維方式的研究,提出了決定思維方式的內在區分的思維活動的主體維、對象維與觀念維的三維結構。第五項研究主要是關于當時的精神文明建設的理論研究,1985年在國內第一個提出社會主義文明的三維結構和制度文明,從而突破了六年來對文明的二維劃分。制度文明提出后,學界一直討論至今。

        哲學所:看來您在進入哲學所后,不僅發表了上面5項具有重要理論價值和創新意義的學術成果,還極大地豐富了哲學所的學術積累,從而推動了哲學所的發展。那么可否請您介紹一下,在您退休之后,又進行了哪些重要的哲學研究工作呢?

        苗啟明:我的第六項研究,是在退休后開始的對馬克思哲學思想的研究,它也有早期的理論學習根底。在讀本科時,為了研究美學,讀了馬恩全集第一、二卷和《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等,奠定了我對馬克思和他的哲學精神的熱愛。馬克思對真理、正義的強烈追求,他對人類命運的強烈關心,他的人類學情懷,都深深打動了我。但直到退休后我才有機會從事專門研究。經過研究我發現,馬克思理論中存在著兩種互補的理論:一是以階級性為根基的、以經濟學為理據的、旨在為無產階級解放服務的理論;二是以人類性為根基的、以人類學為理據的、旨在為全人類解放服務的理論。我把前者界定為經濟學哲學,后者界定為人類學哲學。為什么會出現這種雙重理論呢?經過研究,我發現了馬克思的雙重歷史使命和他的上述雙重理論領域,這就找到了人類學哲學生成的必然性。進而,定名為人類學哲學是否合理?是否有哲學史的根據?通過研究我發現,原來德國哲學在馬克思之前就發生了人類學轉向,這就是德國哲學從叔本華起,開始拋開傳統上對客觀世界的直接理論探索,而是通過對人的理解來間接解釋世界。即他把人的本質理解為意志,并通過意志來解釋萬事萬物,包括康德的“物自體”。接著是費爾巴哈,他直接從自然性上研究感性存在的人和人類世界,用以反對作為人類世界的精神異化的宗教神靈世界和反自然的黑格爾理念世界,認為實際存在的只有真實的人和他的自然界。馬克思正是在這時走上哲學論壇的,他通過贊賞和批判費爾巴哈哲學的合理性與嚴重缺陷,從“真實的人”出發找到了“社會人”和“社會化的人類”為立足點,構建了他自己的哲學思想。他明確要求要從人的“主體方面去理解”“對象、現實、感性”即人的對象世界,確立人類學世界觀;而這種通過對人的人類學特性的哲學解釋來間接理解世界的哲學,用海德格爾的話來說,“哲學就變成了人類學”。馬克思正是在這一轉向中形成并完成他的哲學的人類學轉向的,這就自然形成他的人類學哲學。這就找到了德國哲學史的根據。但是從當時直到今天,在中外都沒有人自覺意識到這一層。第三個根據,是對馬克思本人的精神理念的理解。凡在哲學家那里找不到他本人思想理念的哲學,就不是他所創立的哲學。馬克思從學生時代就產生了他的“人類學情懷”;一開始走上理論戰線,就提出要以“人類精神的真實視野”觀察世界,這顯然是他的“人類學視野”的生成;他強調自己的“新唯物主義”的立腳點,是“人類社會或社會化的人類”,這是他對“人類學立場”的奠定。他對人類解放的追求,又是從世界歷史發展高度提出來的。所以,馬克思從事哲學思考,是從他自己的人類學情懷、人類學立場、人類學視野和世界歷史高度出發的。這是當時任何哲學家都沒有達到的哲學境界。在這樣的境界之上所創立的哲學,怎么能像人們所認為的那樣是“不成熟的”,是費爾巴哈哲學的再版呢!只能說是對馬克思的不理解。

        我之所以堅持研究和開發馬克思的人類學哲學,還在于對世界歷史發展的理解。我認為,世界歷史的發展,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都由于階級性矛盾、民族性矛盾的相對解決,而不再是世界歷史的主要問題(這當然是人類文明的偉大進步),而由于全球化的發展,新的人類學問題上升成為當代世界的主要問題。階級斗爭、民族斗爭已經為新的人類學斗爭所取代。人類學斗爭主要是關于人類世界的真理與非真理、正義與非正義、公平與反公平、自由與不自由的斗爭,是人類和諧共存力量與資本邏輯、霸權邏輯、種族主義的斗爭。而馬克思立足于人類解放的人類學哲學構建,從一開始就是為世界性、人類性的自由、真理、正義、平等而斗爭的偉大的人類學價值追求哲學。它恰恰是當代全人類走向人類學時代最需要的馬克思主義人類學價值精神。因此我認為,開發馬克思的人類學哲學,不僅是在21世紀發展和創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國改革發展、世界歷史的人類學發展、走向馬克思的“每個人與一切人”的自由解放的人類學文明的精神規范力量。這一哲學不僅與傳統的三大唯物主義體系不矛盾,而且可以將其作為人的人類學活動和人對世界的哲學理解方式,轉化成為現代性的“人類學范式”的新哲學。

        哲學所:您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不僅系統深入,而且還提出了具有豐富內容的馬克思人類學哲學這一開創性理論,在80多歲高齡之際還不斷推出相關重要學術成果,不僅著作等“身”,更是著作等“心”,讓我們在職科研工作者感到由衷的敬佩,給我們樹立了良好的榜樣!最后,請談一談您對哲學所未來發展的期盼,謝謝您!

        苗啟明:我在任所長的五六年內,為了能在經濟上有力支持學術研究,開辦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生班;為了為現實的政治服務,組織了大型的《鄧小平理論在云南的實踐》叢書;為了弘揚民族文化,組織了《云南民族女性文化叢書》。這些方面每一項都耗費了大量精力,但于所、于人、于我都沒有什么學術積累。今天反思起來,覺得要辦好研究所,要首先保障研究人員的時間,集中精力從事基礎理論研究,在此基礎上適當從事現實問題研究,既有學術底氣,也是應該的。而對于每一位科研人員來說,就是要選擇全國性的學術前沿和學術爭論比較熱火的領域,從事實出發進行獨立的開創性研究,才能不負自己的天職而有所建樹。這也就是我對哲學所的期望。好在今天國家對科研的經濟支持力度已今非昔比,無論個人還是辦所方向,都應當在某些基礎理論研究開發方面,在國內有不同凡響。

        訪談時間:2019年4月4日下午

        訪談地點: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所

        編者/采訪人:邵然

      作者簡介

      姓名:哲學研究所/邵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