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地區版塊 >> 西藏
      唯物史觀視野下的西藏民主改革
      2019年05月06日 11:09 來源:《西藏日報》2019年5月6日06版 作者:陸軍 字號
      關鍵詞:民主改革;唯物史觀;馬克思主義

      內容摘要:民主改革,這一西藏歷史上空前廣泛而深刻的革命運動,為之后西藏順利建立社會主義制度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提供了歷史前提,為西藏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發展奇跡的創造開辟了現實道路。

      關鍵詞:民主改革;唯物史觀;馬克思主義

      作者簡介:

        60年前的民主改革,徹底顛覆了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在西藏近千年的反動統治,深刻改變了西藏社會的性質和西藏人民的歷史命運。民主改革,這一西藏歷史上空前廣泛而深刻的革命運動,為之后西藏順利建立社會主義制度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提供了歷史前提,為西藏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發展奇跡的創造開辟了現實道路。它是馬克思主義關于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一般邏輯與西藏歷史發展的具體進程的高度統一,無可辯駁地昭示了馬克思主義在推動歷史發展和指導實踐運動的真理力量。

        一、舊西藏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的覆滅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曾深刻地指出: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所以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歷史任務。

        60年前的雪域高原,雖然以十四世達賴為首的封建農奴主們千方百計拖延抵制民主改革,為此不惜作最后的垂死掙扎,悍然發動全面武裝叛亂,但終究無法逃脫歷史發展的鐵律,罪惡反動的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最終退出了歷史舞臺,被無情地拋入歷史的垃圾堆。從此以后,封建農奴主階級的殘余勢力所能做的無非就是整日做著復辟的黃粱美夢,并在西方主子的指使下不時寫寫詛咒新社會的謗文,向拋棄他們的人民唱唱自憐自悼的挽歌。這一切都顯示了飽食終日的農奴主階級對歷史知識的一無所知和反動。

        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作為一種罪惡反動的舊制度,第一次退出歷史舞臺時,即它本身還相信而且也必定相信自己的合理性并為此不惜與新生的世界進行垂死斗爭的時候,它的歷史注定是悲劇;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作為一種早已壽終正寢的“死尸”,在新制度早已確立自己合理性的條件下仍妄圖“借尸還魂”復辟時,它的歷史只能是滑稽劇。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的殘余,是舊西藏殘留的尾巴,它是歷史發展尚待徹底克服的無用的殘留物,任何一種絞盡腦汁美化它的企圖都只能借助于謊言和詭辯,任何一種妄圖復辟它的行動都只能是反動與徒勞。

        現代西藏的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殘余及其上演的復辟鬧劇,是一種時代錯亂,它公然違背普遍承認的公理,它向全世界展示舊制度毫不中用;它只是想象自己有自信,并且要求世界也這樣想象。如果它真的相信自己的本質,難道它還會用西方資本主義所謂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權等價值觀來掩蓋自己封建的反動本質嗎?還會無視舊西藏封閉、落后、野蠻、罪惡的歷史真面目,而一味求助于偽善和詭辯嗎?

        在60年前的西藏,歷史的必然性是以現實性的形式展開的,是以民主改革的成功、新西藏的建立、百萬農奴的新生、生產力的解放為標幟的。這是兩個迥然不同的社會的斗爭,是歷史發展的關鍵節點上必然會產生的斗爭。對此,當時的印度總理尼赫魯有一個持中的評論:“這是一個生氣勃勃、迅速前進的社會”同“一個停滯不前、沒有改變的、擔心可能會在改革的名義下對自己采取什么行動的社會”之間的沖突,是一場改革與“擔心改革”的沖突。因此,新西藏的建立、舊西藏的滅亡是不可避免的。

        二、舊西藏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社會形態的覆滅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矛盾運動的必然產物

        按照馬克思主義原理,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是推動社會形態變遷和歷史發展的根本動力。社會變革,根本上遵循的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的矛盾運動原理,其一般的邏輯或理想模型是生產力的發展引發既存生產關系的不適應與變革,進而逐漸引起上層建筑和意識形式的變化。

        但歷史都是具體的,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之間、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之間的矛盾,在不同社會中會有不同的表現形態。既可以表現為新出現的更高水平的生產力與舊的生產關系的狹隘性之間、變革生產關系的需求與保守的政治制度之間的矛盾,如西歐近代的產業革命所引發的生產力飛躍、生產關系變革和政治制度變遷;也有可能表現為一個社會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迫切需求與既存生產關系及其政治制度的保守性之間的矛盾,如在西方資本主義沖擊下的近代東方社會。這種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需求與封建經濟政治制度不適應性之間的矛盾在該區域遭受外部世界沖擊之前即已孕育和萌芽,但由于多數表現為新的生產組織方式的變革,缺少強勁的新生產力的出現作為基礎,所以一直處在受抑制的狀態難以突破生產關系的框架;還可以表現為封閉環境中極端落后殘酷的經濟制度和極端反動嚴密的政治統治對生產力發展變革的持續性抑制和源頭性窒息,這一情況在舊西藏表現得尤為突出。

        民主改革前的舊西藏,生產力十分原始落后,制約西藏生產力發展的因素除了生產工具的原始性、自然界產出能力的貧瘠性和生產者勞動的消極性外,根本原因是落后的生產資料所有制和反動的政教合一專制統治,對整個社會生產的長期抑制和破壞。封建農奴制下的舊西藏,占總人口不到5%的農奴主幾乎占有全部生產資料并部分占有農奴的人身,他們憑借著生產資料和人身權利的雙重占有,對百萬農奴實行著超經濟的強制性剝削和殘酷壓榨,他們不事生產卻坐擁財富、錦衣玉食、揮霍無度。更有甚者,占總人口十分之一還強的不事生產的僧侶階層和頻繁舉辦的宗教活動一起持續消耗著本來就極度匱乏的社會財富。而百萬農奴作為物質財富的直接生產者,卻整日生活在饑餓和死亡線上,終其一生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因為過度繁重的體力勞動和饑寒交迫的非人處境,民主改革前舊西藏的人均壽命只有35.5歲,未到成年即凍餓夭折的農奴子女更是不計其數。而由于不堪奴役被迫舉家逃亡的農戶在各莊園更是司空見慣。人是生產力中十分活躍和基本的要素,舊西藏的這一切都可以說是對社會生產力的極大破壞和窒息。而建立在封建農奴制經濟基礎上的政教合一上層建筑更是保守反動、罪惡昭彰,宗教和政治、僧侶和貴族猶如鳥之兩翼共同維護著罪惡的農奴制生產關系,維系著西藏政治社會的超穩定結構。它們一個扮演劊子手的角色,一個扮演布道師的角色,對廣大農奴群眾實施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專制,窒息著整個社會的生機和活力。

        這種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間的深層矛盾正是西藏社會形態變遷的根本驅動力。生產力是最活躍、最革命的要素,它不會永遠處在被壓制的狀態,它必然會在現實中找到自己的物質形態和出路,這一物質形態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已經覺醒的百萬農奴,其出路就是領導發動群眾開展轟轟烈烈的民主改革運動,徹底粉碎落后的生產關系,徹底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徹底推翻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的反動統治。

        馬克思曾深刻指出,在一切生產工具中,最強大的一種生產力是革命階級本身。在階級社會,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之間的矛盾必將以各自的物質載體即階級和階級間矛盾斗爭的形式展開,一面是代表先進生產力發展要求的中國共產黨及渴望當家作主的百萬農奴,一面是頑固維護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的農奴主階級。民主改革運動實踐上的極大成功、翻身農奴民改后迸發的極大生產熱情和生產力的極大提高,都無可爭辯地證明了馬克思的科學論斷,階級斗爭是階級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

        三、西藏民主改革的發生是多種歷史因素合力作用的結果,其所具有的特點是特定歷史情境的產物

        西藏的民主改革只有鑲嵌于西藏和中國近代史的整體脈絡中,置于藏民族與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所面臨的國家統一、民族現代化這一無可回避的時代課題與歷史任務前,其意義始能得以完整的彰顯。而全面徹底的改革乃是實現國家統一和民族現代化的必由之徑。

        改革,這一決定民族前途命運而又不容回避的歷史使命,并不是在1959年才擺在西藏社會和民族面前。鴉片戰爭以來,藏民族和中華民族一道遭遇了“千年未有之大變局”,面臨共同的歷史境遇與命運抉擇:是破舊立新改革圖強以求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還是因循守舊抱殘守缺甘心成為西方勢力的附庸?不同的階級面對這一歷史問題會有不同的態度和選擇;不同的階級解決這一問題會有不同的決心與方式。1888年和1904年,英國殖民勢力接連發動兩次武裝入侵西藏的戰爭,此后救亡圖存和維護國家統一的歷史任務就橫亙在西藏地方和國家面前。中央王朝的統治者首先意識到這一問題,所以才有了1904年之后趙爾豐在川邊藏區推行的改土歸流和張蔭棠在西藏實施的革新藏政。西藏的有識之士也深刻地體認到西藏的封閉與落后、西藏經濟政治制度的積弊與不合時宜,所以也曾竭力主張以現代化為取向改革藏政,甚至十三世達賴也曾做過改革藏政的嘗試,然終因其階級局限性及觸動西藏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和三大領主的根本利益而以失敗告終。而具有現代啟蒙思想和理性知識的佛教僧人根敦群培,從佛教內部開始的宗教批判,因不能見容于獨裁專制之西藏宗教神權,也難逃橫遭迫害人死行止的命運。

        考之西方現代文明發生之軌跡可知,現代文明在西方之萌發乃由宗教改革開始,乃由破除政教合一制度開始,而理性思想之啟蒙亦以批判宗教之精神專制與愚昧開始。然而歷史和實踐一再證明:1、西藏宗教的改革、西藏政體的變更,絕難在封閉的環境中自發地產生,受制于階級局限性也不可能由西藏地方政府和西藏宗教界自身自愿自主地予以擔負;2、西藏的歷史有其自身發展的軌跡和特點,西藏的現代化不能盲目因循、照搬西歐的經驗和路徑,由宗教改革孕育現代文明因子、再由經濟革命引發社會政治革命的改革步驟在西藏根本行不通;3、西藏的保守勢力實在過于強大,而政教合一的統治結構又實在過于穩固,沒有外力的強行干涉,完全依靠西藏內部的新興進步勢力獨自開啟現代化的進程,抑或寄希望于保守的傳統勢力覺醒而自我革命只能是一種天方夜譚,必由堅強外力之持續推動引發內部民眾之普遍覺醒始能避免重蹈覆轍的歷史悲劇。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央用八年耐心勸勉、努力推動民主改革無果更是無可辯駁地驗證了這一點。

        歷史的推進和危機的累積早已把西藏推到了這樣的境地:不進行所有領域的解放,任何一個單獨領域的解放都是不可能的!不進行大本大源的改造,任何細枝末節的改良都是徒勞無功的!不徹底粉碎武裝的反革命,任何美好的前景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其中生產關系即生產資料所有制的變更是改革的核心,中國共產黨領導推動的意志和決心是改革得以進行的堅強保證,百萬農奴階級意識的普遍覺醒是事業成敗的關鍵,發動階級斗爭和徹底革命是當時情境下唯一正確的方式。正如恩格斯所說:“革命不能故意地、隨心所欲地制造,革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時候都是完全不以單個政黨和整個階級的意志和領導為轉移的各種情況的必然結果。”

        無論從解放生產力和發展生產力方面所引起的巨大作用看,還是從其所引起的我國社會關系和社會生活變革的深度和廣度看,西藏民主改革都是一場偉大的革命,而且是一場縱貫宗教革命、政治革命與社會革命的全方位多層次的偉大革命。

        馬克思主義者不是消極片面的生產力自然決定論者,不是袖手旁觀坐等其成的歷史觀望者,而是遵循歷史規律順應時代呼喚的大有為者,為此,他們不懼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和英勇慘烈的犧牲。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歷史總是要前進的,歷史從不等待一切猶豫者、觀望者、懈怠者、軟弱者。只有與歷史同步伐、與時代共命運的人,才能贏得光明的未來。

        60年前的中國共產黨正是順應歷史發展的潮流,代表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回應人民群眾的改革呼聲,領導發動了轟轟烈烈的民主改革運動。60年前雪域高原上以百萬農奴為主角上演的波瀾壯闊的民主改革運動,一舉埋葬了舊西藏存續近千年的罪惡反動的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徹底推翻了殘酷壓榨人民的三大領主的野蠻專制統治,成功開啟了新西藏人民當家作主、生產力飛速發展、群眾生活日新月異、民族團結堅強穩固、國家統一堅如磐石的西藏歷史新紀元。

        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今天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的西藏人民,必將不忘歷史,繼續前行,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引領下,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和特殊關懷下,接續譜寫出一幕幕波瀾壯闊的新時代改革大劇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西藏篇章!

        (作者單位:西藏自治區黨委黨校)

      作者簡介

      姓名:陸軍 工作單位:西藏自治區黨委黨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