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過分強調藝術的娛樂性,顯然是有危害性的—— “移風易俗,莫善于樂”
      2019年05月20日 11:54 來源:《北京日報》2019年5月20日15版 作者:朱康有 字號
      關鍵詞:藝術;藝術作品;藝術工作者

      內容摘要:孔子以詩書禮樂教,弟子三千,“身通六藝者七十有二人”。作為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教育思想中關于“樂”教的思想,對我們新時代滿足“美好生活需要”不無啟迪之處。”看起來,曾皙的志向不像其他弟子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著手,治理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想法那么高大、那么“有為”,只是自己生活上一種精神享受的意境:游泳、唱歌、盡興玩樂——這種高度藝術化生活所反映出來的恬靜和滿足感,實質乃社會安詳、人民自得的生活寫照。其中的“樂”反映的美育思想,并非我們今日一些人追求的“為藝術而藝術”之純粹,而暗合當代倡導的“人民需要藝術”“藝術需要人民”這樣一種互為互需的藝術觀。

      關鍵詞:藝術;藝術作品;藝術工作者

      作者簡介:

        孔子以詩書禮樂教,弟子三千,“身通六藝者七十有二人”。作為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教育思想中關于“樂”教的思想,對我們新時代滿足“美好生活需要”不無啟迪之處。

        《論語》中載,子路等四位高徒“侍坐”之際,孔子讓他們各言其志。其中最后言志的曾皙,“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說出自己不同于其他三位弟子的想法:“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看起來,曾皙的志向不像其他弟子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著手,治理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想法那么高大、那么“有為”,只是自己生活上一種精神享受的意境:游泳、唱歌、盡興玩樂——這種高度藝術化生活所反映出來的恬靜和滿足感,實質乃社會安詳、人民自得的生活寫照,乃國家長期穩定、經濟繁榮、天下太平特別是社會高度精神文明孕育的結果。從軍事、政治、經濟等宏大治理活動轉化為文明化育,似春風化雨,進入一個更高級的時期;在這一時期,各種宏大“敘事”,大多浸染上以文化人的色彩。

        “樂”之教化即屬“文教”重要組成部分。《孔子家語》載,孔子至周,通過問禮訪樂等活動,乃“知周公之圣與周之所以王也”,說明“樂”為社會治理反映的一個重要方面。制禮作樂,標配著天下和國家秩序,不是靈機一動、隨便創制的,所謂“天下有道,禮樂征伐自天子出”,集中到最高層由之統一發出、頒布。

        同樣,“樂”也是人民情感生活的調節。儒家認為,人本身有喜悅和悲傷等情緒活動,審慎地制定準則來進行節制非常必要,比如可以用歌舞等手段來表達人心中歡樂的需求。協和五聲,以平和人心,成就政事。也就是說,給人們提供“美感”的藝術工作者,需要與時代共舞,把握時代脈搏,創新升華至藝術之美,然后再反哺社會,才能發揮出有益于社會發展的正能量。所謂“事不成,則禮樂不興”,作“樂”是在功業成就、圓滿后的追述與比興,增強了韻味和形象的化育感染力。

        “移風易俗,莫善于樂”。“樂”之影響深入人心,無形中對社會風氣的轉移、引導功效甚為顯著。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并說“不圖為樂之至于斯也”,想不到《韶》樂的美達到了這樣迷人的地步。我們看到,孔子把“樂成”往往作為個人修養也好、社會治理也好的最高成就——一種所謂美在內心、美在實質的充溢、貫穿:“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一個完善人格的養成,最終亦要“文之于禮樂”來完成。在揚棄異化的條件下,正如馬克思指出的,生產勞動“變成一種快樂”和“自主活動”,物質和精神成為每個人的“自我享受”,理想社會顯然離不開對人的感覺器官社會化的美的培育。禮樂文化向來是作為傳統中國治理的重要內容。其中的“樂”反映的美育思想,并非我們今日一些人追求的“為藝術而藝術”之純粹,而暗合當代倡導的“人民需要藝術”“藝術需要人民”這樣一種互為互需的藝術觀。

        對于“樂”之創制,儒家向來主張以“中和”為原則。孔子為什么把《關雎》放在詩經第一篇呢?《論語·八佾》給出了答案:“《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為何要“放鄭聲”呢?因為其“淫”,過度了即傷和傷生,對正能量的“樂”是一種擾亂,“亂雅樂”。

        現在有人把藝術僅僅定位為滿足娛樂消費,過分強調藝術的娛樂性,顯然這是有危害性的。這樣看來,并非所有打著藝術旗號的都能呈現給人們以美感,“淫”樂同樣需要剪除,才能使“雅樂”更好生長;否則,葬送的不只是藝術之美,最后顛覆的可能是美好生活。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要“用高尚的文藝引領社會風尚”,“不讓廉價的笑聲、無底線的娛樂、無節操的垃圾淹沒我們的生活”。做到這一點,藝術作品不僅要“盡美”,還要“盡善”;美同善相比,善更根本,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這一觀點對后世的影響不可謂不深遠。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中國實學研究會)

      作者簡介

      姓名:朱康有 工作單位:國防大學、中國實學研究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