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cgdd"><dfn id="acgdd"></dfn></menuitem><progress id="acgdd"></progress>
      <option id="acgdd"></option>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track id="acgdd"><div id="acgdd"></div></track>
    1.  首頁 >> 博物館
      【文萃】趙芮禾:作為傳統命婦服制的鞠衣史論
      2019年04月24日 15: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閆涵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鞠衣,作為最早見諸先秦文獻記載的中國傳統服飾之一者,從《周禮》中記載的親蠶禮服傳至明末,成為貴族內外命婦的等級禮服,在歷史進程中延續了兩千多年。鞠衣始終在傳統服飾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且伴隨時代的發展不斷完善。

        一、歷史典籍探索的初現期——《周禮》到《禮記》

        “鞠衣”一詞最早見于《周禮》。《周禮》中所記鞠衣的意思是像酒粬中的黃色霉菌顏色的衣服。經過合理推測,周禮中記載的鞠衣,染色材料也許就是從酒粬的霉菌中提取,并進行一系列的處理之后,形成新的染色劑,對衣服進行染色。因為鞠衣的名字是從酒粬的粬中得來,并且顏色也相似。

        “鞠”字除了有桑黃色的意思之外,還有另一重含義可以解讀。鞠的本意為彎曲、彎身的意思,并沒有顏色之意,而《周禮》中鄭玄的注釋卻僅僅是從顏色的角度來解釋鞠衣的含義。《禮記》中對鞠衣的解釋,拋開顏色的局限概念不提,在鞠衣的鞠字中應該加進一個解釋的概念為鞠躬、躬身之意,以代表尊敬先祖的動詞。而鞠衣本身在漢語中的定義也不應只代表了一種顏色的衣服,解釋為一種表示順從恭敬含義的黃色禮服,也許更為妥帖。鞠衣在《禮記正義》中并不是以宮廷禮服出現,而是以一種貴族妻眷的特殊嫁服存在。只從文獻本身可知鞠衣并不僅僅作為皇后親蠶服使用,也作為祭禮服使用,這是一種貴族等級服飾制度的發展階段,也為后世等級服飾制度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后漢書》中對于鞠衣的記載與《禮記》記載的桑黃色蠶服出入極大。宮中親蠶祭祀,太后、皇后等一眾女眷所著蠶服的形制,皆為青白之色的深衣制服飾,太后和皇后的領緣之處飾以織絳。至此,顏色明顯區別于周式鞠衣的漢式鞠衣出現在史料中。這是鞠衣作為國家修史的記載中第一次以貴族女性朝服的性質出現,此為我們有據可查的最早記錄。

        二、周式鞠衣與漢式鞠衣的分化——魏晉至隋唐

        唐中期杜佑編纂的《通典》,將周至唐初歷代后妃命婦服章制度進行了簡要的梳理。對比魏晉至隋唐時期各朝國編史籍與《通典》,基本可以填補史料空白時期鞠衣的流傳情況。曹魏時未有國修史書詳細記錄其政治禮儀制度,但此時的鞠衣明顯有別于其他朝代,屬于自立風格,應有刺繡花紋于其上。從兩晉始,鞠衣作為蠶服與命婦朝服完全繼承了《后漢書》中對于鞠衣形制顏色的記載。《宋書》《南齊書》等有限的幾朝《輿服志》記載都與《通典》中記載的情況貼合。鞠衣作為親蠶服與高等級命婦朝服,其性質都不約而同地繼承了《后漢書》中東漢鞠衣的樣式,這與南朝諸國統治者皆為漢人有關。

        《隋書·禮志六》記北朝中晚期時命婦服制使用的是《周禮》所言后妃六服。《通典》并沒有詳細描述此時鞠衣的顏色形制。傳至后周,命婦祭服、禮服等服飾都改變了名稱,并且將服裝定位九等,按照不同等級的命婦配以相應等級的服飾作為朝服。可以確定,作為親蠶禮服的鞠衣在后周時顏色已經恢復了周式鞠衣的黃色,等級繼承了北齊三品服鞠衣的制度。

        隋朝建國者楊堅出身后周,大一統后的隋朝也多數繼承了北朝地區的禮儀制度。出現在隋朝的鞠衣已經完全摒棄了《后漢書》以來漢式鞠衣的顏色,恢復了《周禮》中所載的淡黃色鞠衣。并且鞠衣的名稱也在隋朝進行了最后的確認,作為命婦等級服制也做了翔實記載。經過國家長期分裂時期后,隋朝建立了中央集權的統一王朝,幾乎繼承了北周的政治格局,親蠶服這一禮制服制的設立還是參照了北朝時期的傳統,而非漢制。

        由此可以肯定,在史料不全的這三百多年之間,鞠衣并沒有因為朝代更替、國家分裂和少數民族政權統治等原因而退出歷史舞臺。只是形制和顏色南北互有不同,南朝鞠衣的青白色代替了黃色,北朝鞠衣保持了黃色的傳統,國家統一后又恢復了古制的黃色鞠衣,一直到唐代得到完全確立規制。

        三、古制恢復與發展的成熟期——唐宋至明

        唐代之后,鞠衣的記載在史料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從《舊唐書》到《宋史》等著作中都可以看到較為清晰的記載。此時也基本上已經確立了鞠衣以黃羅制作,并且規定用于親蠶禮時皇后等命婦所服的專用服飾,作為特殊禮儀儀制服飾存在。從流傳下來的《三禮圖》中我們可以看出來唐代的鞠衣形制和袆衣并無差異。從《舊唐書》《新唐書》和《宋史》記載來看,從唐代服飾制度確立伊始,一直沿遂至宋,其深衣制、黃羅為地的服制形式并沒有任何改變。通過史料《輿服志》的描寫和《三禮圖》圖像的對比我們可以知道,袆衣作為皇后的最高等級服制,其地位始終沒有任何動搖,鞠衣的地位也在此時得到了國家制度上的確認。深衣的象征意義也對解釋它之所以成為禮制服飾而有重要的作用。其一,分上衣下裳二部分,象征兩儀;上衣用四幅布裁剪縫合,象征一年四季,下裳用十二幅布裁剪縫合,象征一年十二個月,此乃時間。其二,寬大的袖口和直角的交領,象征天地的圓和方,此乃空間。其三,后背由兩篇布幅相拼縫合有一條貫穿上下的合線,腰間在穿著時要系上代表特權階級的大帶,象征了為人要正,掌權者更要正直,此乃人道。將天地人和,宇宙變換的象征意義都穿著一身,作為禮服的形制,最為妥帖。

        唐宋對鞠衣的規范于后世的影響頗大,宋明之間雖然間隔了一個蒙元,但是明朝建立之初就以恢復漢制為總綱要,明代的鞠衣也直接繼承了宋代的傳統,但是形制與用途有了極大的改變,其在貴族女性生活中占據的地位也為歷代之最。皇后的鞠衣與黃色大衫配合同時穿著,成為了皇后燕居服的固定搭配。明代的鞠衣形制改變的最大原因就是鞠衣從在明代開始變成了皇后的燕居服,普通內外命婦的最高禮服,已經明顯區別于前代親蠶禮服的主要用途,變成了一個貴族命婦等級服制中的組成部分。圓領和琵琶袖的設計也更加方便身體的活動,作為皇后燕居服,配合鳳冠霞帔大衫的穿著,作為日常服飾,儀態也更端莊。

        四、余論

        鞠衣的演變隨著中國朝代的變遷,逐漸由桑黃色的深衣服制向明代的圓領深衣服制轉變。這個過程中許多重要的結點都缺乏實物說明,只能通過不同文獻解讀追溯其演變路線。鞠衣的實物非常少見,明代寧靖王夫人吳氏墓出土的鞠衣可以算是至今為止中國出土的第一件完整的鞠衣實物,可以將它與史料對照,探討明代服飾的僭越風潮等。鞠衣這個伴隨了幾乎整個中國古代歷史的服飾,還有很多問題需要去研究和探討,也需要更多的資料去填補這些空白的區域,期待有更多的考古實證資料來幫助解決這些課題。

        (作者單位:大葆臺西漢墓博物館。原題《鞠衣史論——傳統命婦服制的演變與思考》,《博物院》2019年第1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閆涵/摘)

      作者簡介

      姓名:閆涵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看片在线看免费视频在线观看